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二十一)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11-15
我一个人慢慢走进了小木屋,走进屋的一瞬间,我听到身后的小门轻轻地关上了……
小屋里面很暗,没什么灯光。借着从外面透进来的一点点月光,我能隐约看到屋子的中间,站着一个人。莫非,他就是蓉儿的爸爸么?
“年轻人…”那人突然开口说话了,听嗓音,应该是个中年人,按年龄来判断,应该就是蓉儿的老爸了,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只听他接着说到:“你迟到了好多天。”我答道:“是啊,因为有些事情,路上耽搁了。”“你很聪明,能猜到这里来。”那人说道:“我以为你没有猜到这里的。”“其实是蓉儿提醒了我。”我不假思索的说道。那人笑了一声,然后咳嗽了几下:“谢谢你,照顾我女儿。希望她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我笑道:“不会的,我巴不得她给我添点什么麻烦。”话一出口,我不觉得有些脸红,这可是当着蓉儿她老爸啊,怎么能这么说话??(佛曰:你小子,坏事想得太多了……)
黄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咳嗽了一阵。我不禁有点担心,这样子咳嗽法,莫非,他是得了风寒什么的?正想开口问,他却先说了话:“小伙子。如果给你十个亿美金,你会怎么花?”我愣了一下,想都没想,忽然冲口而出:“我不要。”黄先生有点惊讶:“不要??这可是十亿美金??全世界有多少人追着,抢着这笔钱,你不要??”我摇摇头:“我不缺钱花,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黄先生的惊讶已经大到了全屋子:“我为了这十亿美金东躲西藏;蓉儿因为这十亿美金,每天要面对杀手的危胁;全世界各大黑社会组织都为了这十亿美金大动肝火;全球各大情报机构,都为了得到这十亿美金而各自打小算盘……你居然说不要?”我沉默了一小会儿,慢吞吞的说道:“我只想让蓉儿每天可以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黄先生愣了好半晌,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声里有点得意,有点惊讶,还夹杂着咳嗽……
笑了一阵儿,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我想,我没看错人。”
借着月光,这个时候,我才算是看清楚了他的长相。我猜想,如果倒退三十年,黄先生一定是天字第一号美男子!且不说,他的长相是多么地清秀,既便是已经步向花甲之年的人。在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出岁月磨出的刻痕。而更令人叫绝的是,令很多人讨厌的白头发,在他的头上,却是显得那么得合适。我不由得赞叹,有这么帅的爹,怎么会没有一个漂亮到家的女儿??(佛曰:小伙儿,你有什么话直说好了……无语……)
他转过身去,走到窗外,沐浴在月光下面:“那十亿美金,就在蓉儿的项链里面。只不过,项链坠很难打开,你需要费一番脑力的……”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黄先生,为什么你不能把这十亿美金取出来,而把事情给了结了?蓉儿现在每天都要面对死亡的危胁,为什么你要让她陷入到这种地步中??”黄先生没有回头,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月亮:“年轻人,你真的认为我愿意让自己的女儿面对着枪林弹雨吗?”我一时语塞,呆住了……
隔了一会儿,黄先生微微叹了口气:“蓉儿长大了,她需要去面对自己的路。我不能陪她一辈子。她要有一个能陪着她一辈子都不离开的人……你明白么?”隔了一会儿,他又说到:“至于这十亿美金。其实我根本就对它没有兴趣,我只是为了报仇而已……”我一惊:“报仇??”
黄先生依然没有看我,只是语气中多了点沉重:“很多年以前,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我们是至交,是知己。我们的关系好得就像亲兄弟一样。可是,他喜欢那些花天酒地的生活。当我和蓉儿的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跟酒廊里找来的妓女厮混,而不愿去找一个自己情感的归宿。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染上了毒瘾……”
“他染上的那种毒品,叫做摩登客。是一种利用纯度很高的海洛因制成的。据说毒瘾发作的时候,不会像纯海洛因那样让人痛苦不堪,反正会让人感觉到一种很特别的愉快。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如果时间长了吸不到毒品,就会从愉快的感觉,变成一种狂暴的状态。进入那种狂暴状态的人,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他们会想到以前那些令他们感到恐怖的事情,陷入一种不停地做恶梦地状态……”
我不由得颤抖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毒品啊!!这跟洗脑机有什么区别??更可怕的是,那种做恶梦的状态,根本就是无法去控制的。怎么会有这种过份的东西存在??
黄先生接着说道:“他染上了那种毒品,没办法停止。每天他不在想着去做生意,也不再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每天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吸毒品的时候。甚至,他都不再去鬼混了!他就像奶牛场的奶牛一样,每天都只是在等着被挤奶的那一刻……”
黄先生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如果没有这种毒品,蓉儿的妈妈也不会死的……”我吃了一惊:“怎么可能?”黄先生用手轻轻地扶着窗玻璃:“由于他染上了毒瘾,他的事业很快一落千丈。很快变成了一个穷光蛋,我不愿意他变成这个样子。于是,把他送进了戒毒所。送进去的第三天,我原本是打算给他送点吃的。可是偏偏却染上了病,发烧到四十度半。蓉儿的妈妈就代我去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去,却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分别……”
“她去的时候,他的毒瘾正好犯了。由于没有毒品的支撑,他很快陷入了恶梦状态。他抢了警察的枪,打伤了两个警察,跑到了戒毒所的门口……蓉儿的妈妈正巧在戒毒所的门口,等着给他送东西,却被在恶梦状态中的他,看成了一个偷过他东西的妓女……于是,他抬起了手里的枪……”
“我知道了那件事以后,一度痛苦得死去活来,甚至准备陪着她一起去的。可是,当我看着蓉儿的时候,我却打消了那个念头。那是我们的希望,我怎么能放弃了我们的希望,而自私地离开??所以,我把蓉儿慢慢地拉扯大,我要把我们的希望,延续下去……”
黄先生似乎有点激动,忽然咳嗽起来。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静静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黄先生止住了咳嗽,慢慢地说道:“原本,我们的生活会很平静的。直到有一天,我在偶然中得到了一个消息,哥伦比亚的大毒枭准备跟瑞士境内的黑帮做一笔大买卖。而交易的地点,正是我开的中餐厅。那个时候,我想我的机会来了。我要报仇,我要用这次机会来纪念我最爱的那个人……”
一瞬间,我明白了黄先生的用意。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他自己的生命,不是他的财产,而他最最喜欢的那个人。也许,他现在的做法很冒险,很疯狂,甚至说有点很白痴。可是他却一无反顾……站在我的角度,我无法去理解他;可是如果是站在他的角度,或许我能理解吧……
忽然,黄先生开始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我连忙掏出身上的纸巾,想给他用,可是,无意中,我拿着纸巾的手,碰到了他的嘴,然后,我发觉纸巾有点热……
那不是他的口水,借着月光,我能看到那发热的一小团,是深深的颜色。我不是色肓,即使是在这种淡淡的月光下面,我依然能看得出来,那是血……
我不禁有点惊讶,黄先生在咳血。这唯一能说明的就是,他有着严重的肺病。我不由得呆住了,我该不该说些什么?
或许是黄先生感觉到了我的惊讶,他止住了咳嗽,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我:“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到了。唉,人老了,总是不中用。”停了一停,他接着说道:“两年前,我发现自己不停地咳嗽,还伴有经常性的胸痛。开始的时候,只是以为感冒引起的肺炎,所以没怎么在意。但是,天总是有不则风云的。有一次,我忽然咳了血。于是,我去医院做了检察。终于发现,竟然是肺癌晚期。现在,我的肺里已经全部都是癌细胞,已经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
“蓉儿知道么?”我问道:“她就在外面,应该让她知道的。”“不。”黄先生拒绝了我:“不要让她知道。我的病已经没有什么可救治的余地了,剩下的,就只是靠日子了。我不想让她为我难过。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请你好好照顾她好么?”
我点点头:“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可是,如果你们不见面,蓉儿是放不下心的。”黄先生摇了摇头:“她妈妈离开的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悲伤。可是,现在她长大了,知道了人生的喜怒哀乐。所以,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明白吗?”
我无言又对,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他了。正准备说点什么,忽然耳机里传来了Martin的声音:“Tony,有车的声音。快撤下来……”“什么?”我下意识地拔出了枪:“我马上出去,你跟心儿准备开车……”说完,我对着黄先生说道:“黄先生,你跟我们一起走吧。”黄先生看着我:“不,我不能跟着你们走,否则,蓉儿的危险会更大。”“可是。”我急道,黄先生挥挥手,阻断了我:“我的日子,我自己知道,就算今天离开这个地方,也呆不了几天了。”他忽然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不由分说地塞到我的手里:“拿着它,带着蓉儿离开这里。你会知道它的用处的。”
我知道,已经没办法说服他了。只好装好那个小盒子,准备离开。黄先生却拉住了我:“年轻人,我能求你做一件事么?”我站下来:“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会做。”黄先生点点头,指了指我手里的枪:“用你的枪,了结我的生命吧。”
黄先生此言一出,把我惊了个半晌。他怎么,怎么会说出这种要求来??
黄先生叹口气,幽幽说道:“我已经快到大限了,现在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已经是个奇迹了。刚才你们上山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我的女儿,而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所以,我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
“如果我死了,至少你就可以带着蓉儿离开了。这个世界总有人心怀不轨,蠢蠢欲动的。所以,你无无法去确定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我为了报仇,而算计了大半生。现在,我发觉我真的好累。我想蓉儿的妈妈,想那些已经离去的朋友们。我想,我应该去见他们了……”
黄先生转过身来,走到我的身边,抬起我的手,把枪顶在自己的胸口上:“孩子,蓉儿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留下的亲人。我已经到了人生的尽头,只有再为她做一件事,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爸爸。只要我死了,你把那些钱给拿出来。一切就都解决了……”
我无言以对他的话,我只知道我的手指放在扳机上,却无法摁得动。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蓉儿在门外叫着我:“Tony,开门啊,出了什么事了?我要见见爸爸啊。”耳机里,Martin的声音又在响起:“Tony,快点撤下来。有车停在后山了。恐怕是部队的人。”一时间,脑海里全是各种声音,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先生看到我这个样子,似乎知道了什么,慢慢地抬起手,放在我压着扳机的手指上:“孩子,记得要好好照顾蓉儿……”没等我应声,他就推动了我的手指……

夜,很静,当枪声响起的时候,我甚至在想,整个城市里的人是不是都会被惊醒……
黄先生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他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对他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留恋的了。所以,他可以含笑九泉,他可以笑着去见他最爱的人了……
身后的小门忽然被撞开了,我扭过头去,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撞开门的Gordon,一个是蓉儿……
糟糕,蓉儿看到的,只是我拿着枪,而她的爸爸正倒在地上……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