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二十六)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12-29
晚上,Thomas把我和Martin安排在了酒店里面。心儿则被Susan接回了家里,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小丫头也着实有点累了……
Martin在房间里始终收拾着武器,我知道,他在想着怎么样为Gordon报仇。可是,我也很清楚。明天的约会,对Martin来说,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我了解Jacky,他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让我见到他的。在见到他之前,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我拉开窗户,让风吹了进来。今天的月亮很美,很美。我望着月亮,脑海里浮现着蓉儿的笑,久久地不曾散去……
Martin突然停了下来:“Tony,明天,我们也许会死吧。”我怔了一下,没有回头:“啊…”“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Martin问道:“或者是想见的人呢?”我沉默了一下:“我想,带着蓉儿去普罗旺斯看一眼薰衣草……”Martin也沉默了一下:“是吗……”然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看着月亮没有作声……

天亮了……
我冲了个冷水澡,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从餐厅订了些早餐来吃。既然下面就有一场大战了,那说什么都要吃顿饱饭的……
一路无语,Thomas派车把我们接到了警局,然后来到了第一次到警局的时候,去过的那栋小楼。
那栋小楼有个地下室,是Thomas亲自把我们送进去的。地下室的门口,站了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卫。经过了一阵比较繁琐的手续之后,我们才得以进入地下室……
说真的,那不是个什么地下室,而是一个超级秘密的地下军火库,因为我知道,走到地下室的时候。我几乎都要张开嘴巴,合不拢了……
左面的一侧墙上,都是些小型的手持武器,比如沙漠之鹰、柯尔特、贝雷塔等等,还包括了中国特种部队专用的QSZ系列。
右面的一侧墙上,全部都是突击步枪,这之中包括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专用枪支,以及其他各国特种部队的作战用枪。
而正前方,则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狙击步枪,重型机枪和冲锋枪。
我不由得有些惊讶,没想到警局里,竟然还会有这么令人想像不到的地方。
Thomas看了一眼我和Martin:“这里,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最好的武器,挑你们合适的用吧。”Martin没吭声,挑起一把突击步枪比量了一下,然后又去挑另一支了。
我走到左面的墙壁前,拿起一把柯尔特手枪瞄了瞄,又放了回去。我还喜欢国产的东西,于是,我顺手又抄起了一把QSZ……
十分钟以后,我和Martin已经是全副武装了。Thomas给我和Martin一个人准备了一件避弹衣。但是,我没穿。那么多年的习惯,让我穿着避弹衣,会感觉到不舒服。
Thomas的办事效率很高。申请了一大堆特种部队的人和特警,把采石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我和Martin赶到时候,甚至都惊讶地认为,是不是已经解决了一切了……
下了车,一种熟悉而又厌恶的感觉一下子涌了出来。望着曾经跟Jacky单挑过的地方,往昔的很多事情都一忽儿就涌上了心头。我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找找当年留下来的那些弹坑的想法。
走了几步,我停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的那栋小楼,我隐隐感觉有些杀气已经弥漫在空气中了……
“Thomas”我扭过头说道:“把大家都撤到外围。这次约会,只有我和Martin能进去。如果我们不出来,你们强攻进去也没用。”Thomas一怔:“这,合适吗?”我冲他笑了笑:“这是个私人约会啊。”Thomas愣了一下,然后也笑了笑:“我倒把这件事给忘了。”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肩:“参加这次约会据说全都是一流杀手呢,你要小心啊。”说完,又拍了拍Martin。
我点点头:“如果不小心的话,我就出不来了。”然后,我拍了拍Martin:“走吧,兄弟,这一回,可是真的要把脑袋捌在裤腰带上了。”Martin也冲我笑了一下:“我不会让我最优秀的战友死在里面的。”我握握他的手:“我也一样。”……

走到小楼的前面,我把背着的步枪拿了下来,然后指了指门:“欢迎仪式会很隆重的,做好了准备没?”Martin拍了拍手里的突击步枪:“来吧。”
不等Martin的话音落,我抬腿就踹开了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闪到了一边。Martin也在同一时间闪到了另一边……
不出我的所料,门一开,子弹就跟不要钱的大米一样飞了出来。Jacky这个家伙,倒是舍得用钱来招呼老朋友的说。
子弹蹦了一阵,就停了下来,大概是对方已经看到了没有效果吧。我打了个手势,让Martin在门边等着我的信号,然后我弓着身子跑到窗边。悄悄地从窗户上往里面观察情况。
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没有人注意这个窗户。我心里一阵暗喜。回头捡起一块大石头,然后,砸了过去……
“哗啦”一声。窗玻璃被石头砸了个粉碎。在同一时间,Martin端着枪冲着大门里面一阵狂扫。我抓住时机,一脚蹬开碎玻璃,然后翻进了屋里……
大门口一共守了八九个杀手,被Martin的一阵扫射,倒了一片。我翻进了屋里,自然不会停手不动了。又放倒了两个,算是全部解决了。
我和Martin一左一右,慢慢地向楼梯接近。现在杀手们都在暗处,尤其是他们都是黑道中一流的杀手。我们只能小心再小心了。
一楼看来没什么了。我和Martin一起摸上了二楼。刚把枪管露出去。子弹就飞了过来。我动作很快,直接就缩回了脖子。子弹撞到我旁边的墙上,激起了一片烟尘,水泥碎片被嘣得四处都是。
好险啊,该死的Jacky,狙击手都安排到室内来了。Martin打了个手势,问我怎么办;我摇摇头,露头就死,我能怎么办?
可是总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个办法。没办法,采用最古老的方法吧。我瞅了瞅墙上的弹孔。然后开始按照弹道理论,推估狙击手的位置。说实话,这个方法真的不知道好不好用。如果对方换了位置,那跟自找死路没什么两样……
管不了,蓉儿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自己的生死已经无所谓了。再者说了,我相信,这么小的地方,狙击手应该不会换地方的。那就拼一下吧。
下定决心,我把枪向上一抬,然后就往外窜。狙击手果然是不甘寂寞,一见我出来,枪就响了。
不过,好像能人还是有滴,比如我(佛曰:啊呸!)。或者说,我是真的估对了位置。总之,在我落地的时候,子弹没有打中我。这是个好时机的说,落地的时候,我来不及提步枪,顺手就掏出了手枪。然后对着估计出来的位置甩了一枪……
“扑通”一声,从我估算出来的位置上,摔出来一个人。他是趴在地上的,我没看到他长得什么样子。子弹好像正好打中了他的心脏,反正地上的血是从他的胸口处涌出来的。
Martin紧跟着我冲了上来,一个标准的戒备式蹲在了我的身前。我忙不迭的爬起身来。却吃了一惊,原来,在墙角处,正有一堆人在等着我们俩……
正在考虑为什么对方没有一齐开火。一股怪笑却激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哼哼哼。Tony,好久不见了。”这声音挺耳熟。我顺着声音望去,却被吓了一跳。乖乖,见鬼了,怎么会是这个家伙?詹姆斯.罗.阿山度……
这个家伙是意大利黑手党的首席杀手。一年前,在阿姆斯特丹,我在做案的时候,碰上了他。我们两个人大打了一架。我一枪废了他的右手。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在当杀手。难道他用左手开枪??
答案就在眼前出现了。阿山度的右手装了一个铁钩,让我想起了海盗。他的左手握着一把贝雷塔手枪。最令我吃惊的是,他这次竟然说起了标准的中文:“Tony,一年不见了,你还好吗?”说完,斜着眼看着我。我冷笑了一下:“没想到你还在做这个,我以为你都已经死掉了。”听我说到了“死”字。他收起了笑容:“不杀了你,我是不会死的。你废了我的右手,我当然要报仇了。”我用一种很低沉的声音说道:“上次没杀你,这次不代表同样不会杀你。”阿山度也用同样很低沉的声音回应我:“这次我的帮手比你多……”说完,一挥手:“FIRE!!”
不等他话音落,我和Martin就一起翻到了掩体后面。杀手也是不客气,子弹真就跟不要钱的大米差不多,铺天盖地的撒了过来。
我被对方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偷眼看了Martin一眼。他的情形跟我差不多。对方都是重武器,这样子未必能挡很久。我没带闪光弹,现在还真有点后悔。
不过,有时候,有战友一起行动,真的就是成功的保证。所以,当Martin把闪光弹拿出来的时候,我居然一点也没感到惊讶。
Martin把闪光弹扔了出去,我立即面向着墙站着,然后捂上了眼睛,但是,仍然感觉到了外面有一道强光闪了一下……
接着,就是散乱的子弹射击,然后传来一阵阵喊叫声。杀手们已经是乱作一团了,我和Martin抓住机会,一通扫射,放倒了一大片人……
整个二层,忽然就静了下来。我和Martin慢慢地走出掩体,只见面前,倒了一大片尸体。地板上全是血和散落的弹壳,一股血的味道,让人不住地想作呕。
步枪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一层和二层两次扫射,已经把子弹都消耗光了。我把枪扔在地上,然后从腰里拔出手枪。Martin也是一样,把步枪扔了,然后掏出手枪,准备跟我接着往上跑。
有时候,人总是会疏忽些什么。比如刚才的一场大战,我和Martin就都忘了一个右手拿着铁钩的人……所以,当枪响的时候,我和Martin根本就没什么准备。虽然本能的反应让我和他一齐翻了一下。但是,Martin还是被打中了腿……
“啊”Martin叫了一声,跪在了地上。我一把扶住他,顺手朝刚才枪响的地方甩了一枪……
子弹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到了一种金属碰撞的声音。我一下子明白过来,阿山度的右手有把铁钩,那一定是用防弹合金打造的,可以用来挡子弹……
阿山度从墙角踱了出来:“哼哼哼,Tony,想不到你也学会用闪光弹了。”说实话,阿山度的中文很烂,烂到让人都会觉得台湾电视剧里的那种国语配音是天籁。
我冷笑一声:“你怎么废话这么多了,阿山度。”阿山度左手拿着贝雷塔,右手的铁钩端在胸前:“当初你在阿姆斯特丹打断了我的右手,今天我要用你的右手来赔偿我。”我把手抬起来:“能拿尽管过来拿,只要你的本事够。”阿山度把脸阴下来:“现在的我可不一样了。Tony。”说完,还扬了扬右手的铁钩。我笑了一下:“那不如让我看看有什么不一样好了。”
阿山度黑着脸一言不发,握着枪,紧盯着我的动作。我倒是不大担心阿山度,因为以前我跟他打过架,很清楚他有多少斤两。况且,他练左手开枪,最多不过一年。让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右手适用者改成完全的左撇子,那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或者说,在普通人眼里,那很不一般。但是,做为一个杀手。阿山度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挖坟……
Martin忽然开了腔:“等等。”阿山度和我都是一愣。只见Martin扶着墙慢慢地站了起来,腿上的伤口还是往外流血:“Tony…你到上面去,这个家伙我来搞定。”我一皱眉,这个死小子,现在居然玩这一套,阿山度怎么说也是排得上名的杀手,虽然他现在是新换成左手用枪,但是,他作战的经验什么的还是相当不错的。Martin现在受了伤,站都不方便,居然还说什么要跟阿山度打架……
Martin喘了口粗气:“Tony,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对付这种家伙,根本用不着担心。这点伤不算什么……”说着,他把手枪掏出来:“我可是个警察,任务没完成,不会死的。”说完,对我笑了一下。
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我心里很着急。我想赶紧跑到楼上去,去看看蓉儿有没有危险。可是如果真的只把Martin留在这里,我又真的是于心不忍……
Martin见我没动,知道我心里很矛盾,于是催促道:“Tony,快点走,再晚了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我不会有事的。快走吧。”
我看着Martin的眼神,心里不禁一动:“Martin,要小心。”Martin笑了一下,然后竖起一根大拇指:“没问题,放心吧。”我看着他的笑,不由得从心底感谢他,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就这么离开。但是,真的谢谢你,Martin……
阿山度不干了:“Tony,你觉得你离开这里吗?”不等他话音落,Martin就把枪举了起来:“少废话了你,你以为他离不开这里吗?”阿山度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趁着这功夫,Martin吼了一声:“走啊。”说完,开枪就打。
阿山度被吓了一跳,一个跟头翻到了墙角。Martin也把自己隐蔽了起来。我则趁着这个机会,一步窜到了楼梯口。阿山度哇哇怪叫着,要追上来。被Martin两个点射给挡了回去。我一边往楼上跑,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给Martin祈祷着……
这个小楼一共就三层,说实话,感觉有点矮了。跑上三楼的时候,我知道,楼上肯定已经没有什么杀手了。现在来迎接的我的,应该就只有Jacky一个人了……
不出所料,我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没有受到子弹的招呼,也没什么怪人在等着我。慢慢地转出楼梯口,却发现只有一个人站在中央等着我……
是谁呢?我想现在也没必要猜了,除了Jacky还有什么人,能用这种方式跟我见面??
Jacky背对着我,一头很飘逸的头发松散地披在脑后,今天的Jacky应该很精神。一身合体的正装,给人一种美男子的感觉。美中不足的是他的杀气让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就连空气都有些凝固了……
听到我的脚步声,Jacky慢慢地转过身来。一张很英俊的脸出现在眼前,说真话,Jacky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只可惜,他的杀气太重,他再怎么英俊,给人的最终印象,永远都是压抑与可怕。
见到我,Jacky一脸地轻松:“好久不见了,Tony。”我笑了笑:“真的是很久没见了。”“看来,和平的日子,还没让你的身手减退啊。”Jacky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以为你过不了一楼和二楼呢。”我反唇相讥道:“多谢你的盛情款待了,以后要是觉得没把握,就不用找我了,不然,还要费钱请那么多帮手。”Jacky脸上划过一丝不悦,但是,依然还保持着笑:“不检验一下你的身手,我不知道应该使用几分的精神头来干掉你。”我也毫不相让:“多谢了,款待得不错,让我也知道了,你还有几分的精神头可以用。”
“哼。Tony,我们也没必要说这么多废话了。一直以来,你是全欧洲和全亚洲最抢眼的地下工作者。无论是哪一种工作,你都是第一席位的人选。能再次见到你,真的要感谢神了。”
“怎么,你也开始相信有神的存在了吗?我记得你一直是无神论者的。”
“不错,正是因为我遇到了神,所以才会相信神的存在。”
顿了一顿,Jacky接着说道:“在欧洲的雇佣军战场上,我遇到了神。当我在丛林和沙漠中,面对着天上纷纷袭来的炮弹、面对着地面上数倍于己的敌人。那个时候,我才真的感觉到了,原来,我依然还是生存着的。所以,才要相信和感谢神。Tony,我们不能否认。如果没有了枪,恐怕我们就都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换言之,没有了这种事情,你和我都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这也就是神所告诉我的……”
“不是的。”我打断了Jacky的话:“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而已。对我来说,有比这些事更加重要的事情。我有朋友,有家人,还有我最喜欢的女孩。是他们提示着我生存的价值与意义,而不是你说的那种事情……”
Jacky也打断了我的话:“那是你自己的感觉吧……”
“不过”Jacky突然换了个腔调:“我想不到,你能来到这里,也真的让我感到很惊讶。楼下那两帮人,都是排得上名的超一流杀手,居然被你全部给搞定了。真是不一般呐。”
“哼”我冷笑一声:“这么说,我已经合格了。”
Jacky轻叹一口气:“想当初,我和你为了争夺Connie。进行了一场死斗。最后,是以你把子弹打到了Connie的身上,而做了了解。之后,我是想跟你再做一次决斗的。但是,一想到Connie为了我,而挡住了你的子弹。我就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转而去别的地方发展。说实话,Tony,是你把我*上了这条路的。”
我看了他一眼:“只不过,我没想到,我们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见面。”
Jacky没搭我的话茬,接着说道:“不过,现在时机已经全部成熟了。我现在是全欧洲最优秀的职业杀手,正好可以会会你这个最抢眼的全能专家……”
“所以”我看着墙角的方向说道:“你就利用Connie吗?”
Jacky很明显是先愣了一下,接着干笑道:“果然是Tony ,竟然看穿了……”
我没理他,只是看到Ruby,不,应该是Connie从墙角走了出来:“真想不到,Tony,你竟然会看穿了。”
我看着Connie,心里升起了一点感慨:“你特意地去进行了整容手术吗?就为了完成Jacky跟我死斗的心愿?”
Connie沉默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冲着她笑了笑:“一见到你,我就知道了。况且……”我顿了顿:“你身上的那股香水的味道一直没有改变啊。就像Jacky使用的刻了字的子弹一样,那是你标记啊……”
Connie的声音很低:“原来,你从一开始就看穿了……那,那为什么不揭穿我呢?”
“呵呵”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她:“容貌改变了也好,还是身份不同了也罢。我都想跟以前我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理由还不够么……”
Connie下子就呆住了,感觉得到,她的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
“哼哼”Jacky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收起了笑,看着他。Jacky慢慢地走到Connie身后:“真可惜,Connie爱得是我,而不是你。为了我的心愿,她甚至不惜去整容。而你,什么也没有……”Connie突然抬起头来,眼睛里充满了仇恨地问道:“Tony,这不仅仅是为了Jacky,我要报当初你对我开枪的仇!!”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和Jacky……
我忽然想起了蓉儿,于是脱口问道:“蓉儿在哪里?”Connie一声冷笑:“你放心,她现在好得很。这么一个大饵,我不会就那么轻易地给毁掉的。”
我稍微安了点心,但是Jacky却开始发难了:“Tony,该来完成我的心愿了……”

  • 上一篇文章:无题
  • 下一篇文章:问世间出关第一剑——单挑天下倒蓉派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