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二十七)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5-1-11
我收起了一切表情,看着Jacky和Connie一起慢慢地向后退着。
我的手里握着枪,恨不得一枪就打爆Jacky的头,可是,在没有看到蓉儿的情况下,我又不能那么做。
Jacky突然扔出一颗发烟弹。我闪到一边,屏住了呼吸,然后眯着眼睛,尽力地想要观察到Jacky的动静。但是,Jacky却不见了……
烟雾很浓,颇有些遮云盖日的样子。我左手持枪,右手则在拽出一把飞刀。也许,飞刀会比手枪更派得上用场吧……
我现在是半蹲在地上,四周围很静,除了发烟弹的“咝咝”的声音,就再没有其他声音了。我轻轻地挪动着脚步,尽量地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然后慢慢地向刚才Jacky和Connie站的地方移动过去……
等我挪到那个地方,发觉自己已经出了发烟弹的覆盖范围。我四下里打探了一下,却没发现任何Jacky和Connie留下的痕迹。真是奇怪了,Jacky和Connie竟然会凭空就消失了??
我确定了周围很安全以后,就站直了身子。然后仔细地回想,上楼之后所看到的一切景象。但是,却一无所获。我走到墙边,仔细地检察着墙壁,希望可以找到一点启示,但是,同样没有任何结果。
忽然,我想起了Connie出现的那个墙角。我跑过去,却发现,那里跟别的地方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该死的?他们两个人难道还会隐身不成??怎么凭空就消失了??我有些恼火,一拳捣在墙上……
一声闷响回荡在耳边,我有些闷纳?这是什么声音?难道墙后面是空的??我用手摁了摁刚才捣得地方,又摁了摁旁边的墙壁,发觉质感很不一样。
我敲了敲刚才捣的地方,依然传来了一种闷响;我再敲敲旁边的墙,却传来了另外一种不同的声音……那声音很亮,完全没有那种闷响的感觉。好啊,原来Jacky把墙给掏空了,做成了一道暗门……只是,这道暗门应该怎么开呢??
我找遍了周围的一切,但是,没有任何帮助。眼下就有道暗门在眼前,但是,我却一点打开门的办法都没有……
情急之下,我一脚踹向角落里的几块砖头,发泄着心里的火气……
砖头怎么样先不说,倒是,墙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暗门,把我吓了一大跳……
那道暗门很小,像我这般身材的人,只能侧着身子,才能穿过去。门的那一边,有一小段向上的楼梯,我猜想,那就应该是通往楼顶的楼梯吧。
来不及想太多了,我检察了一下枪支弹药,然后穿过暗门,顺着楼梯爬上去……

一股清风,忽然迎面扑来。可能是在室内呆得时间长了,所以,当阳光照在我的眼睛上的时候,还真感觉到有些刺眼……
不出我的所料,楼梯是通往楼顶的。我站在楼顶上,环顾着四周,只见Jacky正站在顶楼的中间;Connie则在一个角落里站着,而在Connie的身边,蓉儿正呆坐着……
看到我来,蓉儿眼里先是涌出一股希望的亮光,但是,随即就灭了下去。看得出来,她还在为杀掉黄先生的事情,而耿耿于怀。我来不及做任何解释,也不管是不是有人要阻拦我,反正直接就奔着蓉儿去了……
一声枪栓的声响,让我的脚步停了下来。Connie的手里,拿着一枝P226手枪,枪口正对着蓉儿的脑袋:“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办法不听Connie的命令,因为那根本就是一个我不能去抗拒的事实:蓉儿比任何时候都要危险……
我停下脚步,看看蓉儿,又看看Connie:“Connie,把她放了,我可以做你们的人质……”蓉儿的脸上现出一片迷惑的表情:“Connie??你不是告诉Martin,Connie已经死了吗?”Connie冷笑一声:“本来,我是应该死了的。但是,我的命很大,子弹打在了我的项链坠子上,捡回了一条命。”说完,Connie从兜里掏出一条项链,扔到了地上:“喏,还是他送给我的呢。”说完,恶狠狠地盯着我。
那条项链,是Connie生日的时候,我送给她的。那是个圆形的项链坠,里面可以装照片的。一颗被挤压得变了形的子弹头正嵌在坠子上……
蓉儿没有说话,只是疑惑地看了看坠子,又看了看我,似乎想让我做出点什么解释来。我看着她,又看了看Connie,却转向了Jacky:“喂,不是要决斗吗?怎么个斗法??”
Jacky似乎有点惊讶:“这么着急吗?”一边说着,他一边掏出了自己的沙漠之鹰手枪,那把枪被涂成了银色,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地光芒:“我们来个一对一吧,看谁能把谁给干掉……”
“赌注是什么??”我问道。Jacky冷笑一声:“你赢了,我死!你带着她们两个人走;你输了,你死!她也会死!”说罢,他冲着蓉儿努了努嘴:“这就是今天的赌注……”
我默默地推开了手枪的保险机:“那就一言为定吧……”
Jacky大笑一声:“Tony,我等这一天好久了……来吧,让我变得快乐一些吧!!”说完,他的手一扬,沙漠之鹰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不等Jacky的话音落,我已经甩出了一枪,然后一个侧翻,把自己给藏了起来……
Jacky也在同时,以一个近乎相同的动作,翻进了另一个隐蔽物体里。
我和Jacky开始进行互相对射,我们都在不停地变换着射击位置,和射击方式。有时候是两枪一组的速射,有时候是三枪一组的慢射……子弹不停地钻进我们的掩体里,偶尔几个会被崩飞,那个时候,我就会多一份担心,生怕子弹会乱飞,击中蓉儿……
很快,就打光了一个弹夹,虽然QSZ的每个弹夹里,可以装15发子弹。但是,在这种没有精度的射击情况下,15发子弹也同样显得不够。
相比之下,Jacky似乎准备得比较充分。虽然沙漠之鹰的弹夹容量很小,只能装8发子弹。但是,由于威力巨大,所以,每次他开枪,我都要躲起来,否则就有可能会被开瓢的危险……
我很明白,光靠着这种射击方法是不行的。一来,子弹的消耗太多;二来,也不起什么实质性的作用。我的心情,越发显得急了。因为蓉儿还在Connie的手里……
再一轮的对射结束之后,我和Jacky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我拉开弹夹看了一眼,发现只剩下了一颗子弹。由于在不停地变换着射击位置,所以现在楼顶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确实地阻挡我和Jacky互相射出的子弹了……
Jacky的情况似乎跟我差不多,因为他也始终没有主动射击过……我背倚着最后一块能挡住我的掩体,喘着粗气,在思考着下面该怎么办。Jacky却突然开了口:“喂!Tony,没有子弹了吧。”我笑了笑:“啊…你也没有了吧……”Jacky也肯定地回答了一下:“就剩下一颗了。没想到啊,Tony。这么平和的日子,你的身手还是没有改变……”我顾不上他的夸奖:“你也一样,不愧是欧洲首席杀手!”Jacky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扔过来一包烟:“喂,抽支烟吧…”
那是一包万宝路香烟,从我认识Jacky的时候起,他就在抽这种牌子的烟。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然后吐了个烟圈:“你还抽这个牌子啊?”Jacky“嗯”了一声:“习惯了,就抽这个烟才得劲。”我又深了口烟:“我都好久没抽这个烟了……”Jacky没说话,我猜,他现在一定在看着天……
天很蓝,没有什么云彩。**着掩体,慢慢地吸着烟。远处,隐隐能听见Thomas他们的警车的声音。偶尔,空中会飞过一只鸟,不曾发出任何声响,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Tony”Jacky喊道:“烟抽完了吗?”我扔掉烟头:“嗯”Jacky动了动:“那就做个了断吧……”我没说话……
几乎是在同时吧,我跟Jacky都从掩体里滚了出来。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们手里的枪都响了起来……
我的右臂被什么东西给震了一下,或者说是被什么给咬了一口。然后右臂感受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冲击力。我知道,那一定是沙漠之鹰的0.44毫米口径的子弹打中了我。右手毫无抵抗能力地就放了下去,而左手的枪也掉到了地上……
Jacky站在原地,手里还拎着那把巨大的沙漠之鹰。血从他的身上泊泊地淌了下来,不停地滴落着……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倒了下去……
我勉强让自己站直了:“我说过了,神是没用的。你根本就不信神,遇到了也不会帮着你的……”我的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枪响……
一颗9mm子弹从我的右背穿进了我的右肺叶……一股血气以最快地速度从气管涌进了嘴里,力量之大,超过了我的控制能力,我忍不住张开嘴,吐了出去……
我跪到地上,想扭过头去看一眼开枪的人,Connie却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Tony,别怪我太无情。只能怪你,当初不应该对我开枪。我想报这个仇已经很久了,等到了地府,你再来怪我吧。”
Jacky忽然慢悠悠地坐了起来,看到我的样子,他居然还能开口笑得出来:“哈哈哈,Tony,我又赢了。因为有Connie在帮我。Tony,你赢不了我了。上一次决斗,我赢得了Connie;而这一次,我赢得了你的命。哈哈哈……”
我没看Jacky,只是幽幽地看了一眼Connie,然后就低下头去。我很想让自己能尽力地集中体力,从而使自己还能再保持清醒一会儿…但是,肺部的枪伤,在让我快速地流血,使我变得很虚弱……
Connie走到我的面子,把冰冷地枪口顶在我的头上:“Tony,你可以去死了……”
我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蓉儿,很对不起,我没办法再保护你了……
“等一下!”蓉儿忽然喊了一嗓子,不光是Connie和我,就连Jacky都被吓了一跳……
蓉儿抢了过来,一把抓住了Connie的枪:“别开枪!!”
Connie一把把蓉儿甩到了一边:“闭嘴!你知道什么??!!当初是他向我开枪!就是他向我开枪!!你知道吗??”Connie一定很激动,我能感觉得到她的愤怒……
蓉儿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声说道:“你,你真的相信他会对你开枪么……”
Connie愣住了:“什么??”蓉儿慢慢地起来:“我说你啊,真的相信他会对你开枪吗??”Connie随即反应过来:“怎么不会?如果不是当时子弹碰巧打中了项链坠,我早就死了!!”
蓉儿看着我,淡淡地说道:“我说不会的,他不会对你开枪……”Connie一怔,随即喝道:“你胡说什么??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你现在居然在替他求情??!!”
“我知道,他杀了爸爸。可是,我找不到理由去恨他。”蓉儿忽然扭头对着Connie说道:“还记得在停车场的那一次吗?”Connie茫然不语。蓉儿接着说道:“那个时候,他被扎了药,还被打成了那个样子,他都没开枪呢。你说,他会对你开枪吗??”顿了一顿,蓉儿接着说道:“我也许没有你了解他,可是我知道,他不会对他喜欢的人开枪的……”说到最后,蓉儿的声音很低,很低……
Connie一下子呆住了,举着枪的手也慢慢地低了下去。她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这里找到一个答案……
Jacky忽然把枪举了起来:“别废话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这场决斗是我赢了!!”顿了顿,Jacky接着说道:“Tony,太和平的日子真的让你废掉了,居然连枪都拿不住了……”说着,他把枪对准了我:“你真的应该去见见马克思了……”
我很想也做点什么,但是,身体没有一点力气,什么也做不了……
Connie忽然挡在了我的身前,并且对准了Jacky:“停手!Jacky!不准你开枪!!”
Jacky愣了一下,然后我听到他说了一句:“Connie……”
沙漠之鹰的枪声,就跟晴空打雷差不多,很响!!而子弹的穿透力又太过强大了,所以当子弹打中Connie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才使得自己没有被撞开太远。不知道Connie被打中了哪里,反正蓉儿扑过来的时候,Connie已经没有了知觉……
Jacky似乎也没什么力气,但是,仍然保持着一个站立的姿势,他手里的枪,似乎还有一颗子弹。Connie的P226就落在手边,可是我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去拾起来了……
蓉儿忽然把枪拿了起来,按照Connie交给她的理论,用一个标准的射击姿势,把子弹射了出去……
P226的北约制式子弹,此时就跟一颗导弹一样精确制导!当Jacky的身子向后仰倒的时候,我猜想,子弹一定击中了他的眉心……
随着Jacky的倒下,一切都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我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流血太多,让我的大脑变成了一片空白,在倒下前的一瞬间,我听见蓉儿叫了一声“Tony...”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