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精彩评论 → 文章内容

一瓣心香飘天外——翁苗情侣档《楚留香之蝙蝠传奇》

作者:风信子  来源:社区2003-12-13帖  发布时间:2006-3-7

可能是受《射雕英雄传》影响太深了,尽管早已知道翁美铃、苗侨伟是无线当年力捧的荧幕黄金情侣,曾经创下空前绝后的收视神话,可脑子里怎么也想象不出“蓉儿”和“小王爷”卿卿我我的模样。终于有机会看到了《楚留香之蝙蝠传奇》,虽然该剧当年也有90%的收视率(在今天简直不可想象),无线还曾为此大摆庆功宴,然而对于观摩翁苗搭档来说恐怕并非首选,两人的戏份差距太悬殊了,没办法,谁让楚香帅的戏总是美女如云,秋色均分呢。但是无线已经尽心,这部不惜功本的大制作为了在鬼恋传奇和蝙蝠传奇两个故事之外加进永靖公主(翁美玲)这条线,简直不遗余力,也许正因如此,使得原本拥挤的剧情更加紧凑,无奈仍为翁迷诟病,不过二人的表现真是可圈可点,耀眼生辉。

首先是外形的登对,从面容上看,阿苗是五官特别精致的男子,阿翁则是美得有点“夸张”的女孩,身材就恰好相反,高大修长的阿苗飘逸挺拔,小巧玲珑的阿翁跳脱趣致,真是珠联璧合;气质方面,阿苗独特的高贵、锐气和阳刚,与阿翁那种令人一见而生亲近之心的乖巧、活泼和甜美也正是相得益彰。感觉上又是大哥哥与小妹妹(好象两人的年龄其实只差一岁),这个“楚大哥”虽然没有那个“靖哥哥”的憨厚质朴,却胜在风情万种,善解人意,如果说郭靖黄蓉是一拙一巧,互为映衬,形容楚留香和桑小靖就只好用那句说滥了的金童玉女,粉妆玉琢。阿翁曾经当众讲过她站在阿苗的身边有被保护的感觉,所以是最佳拍档,说得太对了,正是这种感觉!

当然,仅有相称的外形是不够的,二人的演技也时时擦出火花。楚留香在三位红颜知己的陪同下去给左轻侯祝寿,在酒楼上遇到独自行走江湖的桑小靖(永靖公主),被这女孩的嚣张气势和手中名贵宝剑吸引,楚香帅上前搭讪(对话大意):“这位姑娘自斟自饮不觉寂寞吗?在下倒想敬姑娘一杯。”桑小靖不屑一顾:“我从来不和那些自命风流潇洒,其实浅薄无聊的人饮酒!”楚留香满脸诚恳:“英雄所见略同,我既不潇洒也不风流,说到浅薄无聊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这样批评过我,我们正可以对饮一杯!”说着就从容自如地斟满了酒,桑小靖大怒,上来就抢酒杯,微服私访的公主当然不是楚香帅的对手,只见他安坐一隅,三招两式间已经把桑小靖连手带臂夹在胸前,就这样在美人的怀抱中浮一大白,真是只有楚香帅才干得出的妙事!这一幕和杨康穆念慈的比武招亲有点异曲同工,然而味道绝不相同,杨康是潇洒中透出一种戾气和狠辣,楚留香却是善意的戏谑和调侃,桑小靖就没有穆念慈的羞涩和哀怨,而只是恼羞成怒的刁蛮。杨穆之间虽然刀光剑影,却有一种郎情妾意的缠绵,“道是无情却有情”,楚留香和桑小靖春风骀荡之下却是天真无邪的洒脱,“多情总被无情恼”。如果说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杨穆二人已经情根深种,至少穆念慈是芳心暗许,那么此时的楚留香和桑小靖还没有任何蜜爱轻怜的迹象呢。

还有一幕,楚留香端着棋盘棋子来找英万里对弈,小靖说她也要下棋,等英万里知趣地走开,她只好承认自己并不会,楚香帅当然就“教公主弈棋”啦,拿起那拈着一枚棋子的纤纤素手在棋盘的一角落下(毕竟名监制萧笙不允许演员做出开局一子直打天元的蠢事啊),这时候两人的情意早已心照不宣,只见小靖脸上满是正中下怀的窃喜和羞涩,楚留香就只出现了一只手的画面,那手上片刻的沉吟却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说黄蓉是绝顶聪明,桑小靖就是自作聪明,从她一出场就在不断地给所有的人惹祸,找麻烦。楚留香为救桑小靖受伤,桑小靖又一片好心地帮倒忙,给他吃了不对症的药,差点送了命,难怪三位红颜知己对她有意见。桑小靖来向楚大哥诉苦,(大意)“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高兴了会笑,不高兴了就会恼,我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思!”楚留香倒是很欣赏她的率真,她还是不放心:“你说我是不是很讨厌啊?”“很少有人象你这样真诚和坦白,如果你一定要说自己讨厌,那么我说你‘讨厌’得很可爱!”自知分离在即的桑小靖突然百感交集泪凝于睫:“楚大哥,我能不能再叫你一声楚大哥?”“可以,叫多少声都行!”有点意外,有点担心的楚留香俯视着桑小靖,宽厚的目光无限温柔,两个人离得那么近,看上去那么俊美,那么合衬,真觉得她这样一个女孩,就应该有他那样的男子来宠爱、来呵护。

桑小靖的公主身份公开以后,楚留香开始不着痕迹地疏远她,公主又气又恼又无从发作,有一天她正和原随云在花园聊天,原随云正说到(大意):“世上先有伯乐后有千里马,这些花幸得姑娘喜欢,否则岂不是自生自灭?”这时楚留香走来并向公主点头致意,公主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楚留香稍感意外)继续和原随云聊天:“公子真是惜花之人,要是没有你的爱护这些花也不会开得这么好吧!”原随云颇有些黯然地说:“草木无情,它们又怎么知道我的心意。”随即邀请公主月夜赏花,公主呢,一脸夸张的得意,大赞花前月下品酒赏花如何深得我心,这时楚留香从容不迫地走过来,泰然自若地问道:“两位什么事这么高兴啊?”原随云就提了月夜赏花,顺便邀请了楚香帅,公主立即插嘴:不用叫他,他根本就不是惜花之人!原随云自然打圆场说香帅的见识肯定比我高明得多,楚留香就微微一笑说自己就不去了,不然连“那些花都讨厌我了”,然后飘然而去,本来想让别人吃醋的公主立时傻了眼,她那垂头丧气的样子真是又可笑、又可怜,可爱极了!短短的一段,三个人的表演天衣无缝,流畅自然,公主孩子气的任性和天真,楚留香洞察世事的优雅和飘逸,原随云心机深沉的含蓄和温文,都表现的淋漓尽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尽管皇帝和公主一再向楚留香暗示,无论他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哪怕是天子的掌上明珠,楚留香却从未给予正面的回答,他只是竭尽所能地帮助这父女二人夺回岌岌可危的皇位。回到紫禁城的公主渐渐露出天之骄女的本相,神色言谈间似乎放浪不羁的楚香帅已经是当今的驸马爷,“你要是(在宫中)觉得闷我可以让你出去玩儿啊!”,对于这样的体贴楚留香只能苦笑。终于功德圆满,谜底必须揭开,楚留香要亲口说出他究竟想要怎样的奖赏了,皇家父女的称心如意溢于言表,他却只是轻轻摘下公主头上的一只发簪,一只发簪,而不是戴这发簪的佳人!明明近在咫尺,刹那间竟已是千山万水,万水千山,公主潸然泪下的悲凄,楚留香莫可名状的苍凉,皇帝的愕然与惊异,定格。这一段,无论剧情的渲染,还是演员的演绎,都极有张力,令人叫绝。

最近几天,看新浪《射雕》论坛上有人认为为83《射雕》班底除了《射》剧乏善可陈,觉得有点偏颇,剧集的影响力受到天时、地利、人和的限制,18年来还有哪部作品能够与当年《射雕》媲美?演员的才能和功力却不是侥幸得来,除了苗、翁两位《楚留香》中别的“射雕英雄”也有上佳表现。

第一个要提的是秦煌,如果不是老顽童谁还能胜任薛衣人那永远自以为年方八岁的白痴弟弟薛笑人?楚留香初访神剑山庄,一见面薛笑人就纠缠不休,楚香帅名满天下的轻功似乎正可以做他最好的玩伴,等到薛衣人出场,几番喝斥,他还是不死心,总是饶着楚留香打转转。平心而论老顽童白发白须活像圣诞老人,而且他虽童心未泯毕竟是个正常人,天真无邪的性格本来就很讨喜,薛笑人却是个头发花白,光脸无须的胖大黑汉子,偏又穿了一身花花绿绿的“童装”,两只大红鞋,再加上挤眉弄眼吮手指的白痴神态,真是匪夷所思!导演让他总是出现在镜头中作楚留香的背景,甚至欺上身来搂住楚留香的脖子,恐怕是用来做个反面的衬托吧(楚留香的扮相比杨康还要俊美),然而和俊雅无俦,白衣飘拂如天外飞仙的楚留香站在一起,却令人丝毫不觉薛笑人“丑”,只觉得他“趣”,不能不叹服演员的本事。

惠天赐在《射雕》中扮演陆冠英表现平平,在《楚》剧中演痴心的冷血剑客中原一点红却大放异彩。还有演陆乘风和朱聪的演员分辨扮演薛衣人和左轻侯,“陆乘风”的气度不凡也就罢了,妙手书生朱聪和左二爷闲云野鹤,不羡封侯的气度却是天壤之别,实力派和本色表演的分别大概也是如此吧。值得一提的是薛、左二人与楚留香之间的那种敌友知己,惺惺相惜的悠然神交表现的极为感人,不是我偏心,在两位资深的老演员面前,当年只有26岁的苗侨伟竟能轻松自如地展现一派宗主风范,真是令人佩服。

唯一令人惋惜的是杨盼盼,苦命痴情的穆念慈,也许高亚男这样英姿飒爽,以男装出场的角色不适合她,也许高亚男、胡铁花、金灵芝爱恨痴缠的剧情编的不好,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令人摇头的胡铁花。无论外形还是气质这个胡铁花都不令人满意,角色定位就更难认同。胡、楚二人的男子汉情谊还说得过去,他对楚留香红颜知己的态度就令人费解,好象古龙先生原著中没提过胡铁花不能容忍苏蓉蓉等人吧?胡铁花可能有点嫉妒楚留香的桃花运,但是让他借着酒劲质问神佛“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中意老臭虫(胡对楚的戏称)我喜欢的女人却都离我而去”就有点过分了。他竟然为了金灵芝要杀楚留香!真不知古龙先生会作何感想。剧中多次出现楚留香和华真真(华暗恋楚)撮合高亚男和胡铁花的场面,在对《射雕》“中毒”已深的人眼中,娇羞温柔的华真真衬着风流飘逸的楚留香,高亚男身边却是这样一个胡搅蛮缠不长大脑的胡铁花,简直令人难以忍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

当然了,最出色的还是阿翁和阿苗。阿翁虽然戏份不多,但非常传神,形象之美惊为天人,特别是有一幕她在楚留香的船上弹琴,波光水影中恍如月宫仙子。曾有网友惋惜《射雕》中没有出现蓉儿“白衣胜雪,金环耀日”的形象,《楚留香》中却出现了,而且是两套!一套完全忠于金庸先生的描写,白衣、金环、珍珠项圈,另一套可能是为了暗示公主的身份吧,白衣外加了明黄色的背心,黄金项圈,这一套的视觉似乎效果更好,那黄金项圈衬着美人的粉颈美不胜收。至于阿苗,怎么说呢?很佩服网友jzcat2339的感觉,杨康带给人的是秋意,萧索肃杀,除了极少的场合他这个人也是心如铁石,冷若冰霜;楚留香却是吹面不寒的杨柳熏风,艳阳天气,似水柔情。

左轻侯的掷杯山庄,薛衣人的神剑山庄两个武林世家怪事连连,又是借尸换魂啦,又是名剑失窃啦,原本欣然前往祝寿的楚留香无端端惹了一身麻烦,一连串的迷团除了名动江湖的楚香帅谁还解得开?且看他在做什么……半躺半靠地倚在卧榻上,苏蓉蓉正在给他推拿,一眼看去我们的楚大侠就象偎在美人的怀里,两人正喁喁细语,“蓉蓉啊,你知道你除了煮菜还有那样事情更加高明百倍啊?”“当然是推拿术了。”等到苏蓉蓉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正闭着眼睛惬意地享受的楚大侠就只哼了一声。在神医张简斋处疗伤,李红袖当着苏蓉蓉和宋甜儿的面把药碗直接送到他的嘴边,就这样“蛾眉奉羹汤,朱唇手中尝”,如果是缠绵病榻倒也罢了,可这会儿楚留香伤已大好了,是正襟危坐在桌边呢。设想这样的场面换了别人,恐怕会落一个肉麻当有趣了,可阿苗就让人觉得他理应受这样的宠爱,享这样齐天的艳福。现实生活中阿苗是有口皆碑的好丈夫,可是看他演绎的楚留香竟是这样风流入骨,真不知该折服他精湛的演技,还是疑心他本来就有这样的特性。与苏、李、宋再加上桑小靖(翁美玲)四美同游,女孩们叽叽喳喳,买玩意儿、看热闹、管闲事花样百出,楚香帅呢,他当然对这些女孩子的把戏不感兴趣,但他对女孩子们感兴趣,很感兴趣,简直心情极佳。他和胡铁花下棋,四个女孩在边上追逐嬉闹,一时搂住楚大哥的脖子,一时撞到胡铁花身上,莺歌燕舞春光无限,楚香帅的怡然自得和胡铁花的如坐针毡相映成趣。这样的偎红依翠,不难想象换作别人会是怎样的光景,在阿苗呢,我就总是想起在九位文艺女神簇拥之中的太阳神阿波罗。戏言一句,《楚留香》很可以作为妙龄少年的教材,学学怎样轻颦浅笑间赢得美人芳心,或者怎样做到风流而不下流,当然首先要是个靓仔,否则可能行不通啊。

笑傲江湖不可能总是香风四溢,温馨旖旎。阴差阳错间楚留香被迫出手伤了金太君的两个儿子,杀手夜袭金家,两人都被杀死,金太君双目失明,前往相救的楚留香见状痛苦万分,回来后拿酒杀性子。小靖温柔地按住他拿杯的手,一向怜香惜玉的楚留香看也不看,抓起她的手摔开!去拿酒壶,又被英万里按下,楚留香勃然大怒,冷冷地注视着英万里,满面严霜,目光如剑,虽然不发一言却似酝酿着闪电霹雳,真是雷霆万钧的震怒,往日刁蛮任性的桑小靖却一下子成了依人小鸟,说不出的婉转温顺。几秒钟的镜头完美无缺,真是神来之笔。

如果故事发展到了楚留香摘下公主的金簪飘然而去,戛然而止,一定会更动人,可是编导大概为了照顾观众情绪(或者败坏观众情绪),却加了个蛇足,大结局是公主抛弃荣华富贵追随楚留香浪迹天涯,于是盗帅的香舟上又多了两位美人(还有华真真),五美同游,实在是太多了,连我都替他犯愁!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