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精彩评论 → 文章内容

江湖夜雨十年灯--之东邪(上)

作者:君临天下  来源:社区2003-10-19风留过客转帖  发布时间:2006-3-7

作者:君临天下 出处:天使花园

(按:区区浪迹武林,亦有数载。虽近日情事波折,神伤形瘦。然念及人生不如意事八九,天意如此,不复可求,也就稍为释然,不免便将那一腔心事暂且抛下,重温旧梦,于故纸堆中索求漂渺数知已。孰料物是人非,以伤残之躯落武林故旧,他年之心已淡,今日感慨重来。当此,则欲将心中几位神交至友捧出场子,聊作粗茶淡酒,供各位喷饭。)
其一:江湖夜雨十年灯之东邪--魏晋风流长天空逝,青衫落魄落水随舟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此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茑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孔丘处。
-- 元好问
自古墨客骚人,写情者所在多有,但能在一阙词中,将情之深义表述如此之深者,鲜而少之。元好问可谓已得个中三昧:“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黄药师,东海桃花岛一岛之主,忝列武林五大高手之列,江湖人称东邪。行事不依常规,非汤武而薄周孔,行事但依心中所思,大有魏晋遗风。此人武功盖世,学识广博,余观其一生悲苦,实因“情”之一字。故开篇以此作引。
在《射雕英雄传》中,起始,金庸以一支生花妙笔,借曲灵风(曲三)之口淡描黄老邪之侧影:“资质寻常之人,当然是这样,可是天下尽有聪明绝顶之人,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只不过你们见不着罢了。”
待得后来,郭靖黄蓉王府盗药,黄蓉被众人拦在花厅之中,脱身不得。僵持之中,从众人口中,约略透了一点黄蓉之父的身份,乃是当世“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之东邪。又借梅超风的回忆,将一个亦邪亦狂亦狠的药师背影留在了读书心中。
在第十四回《五湖废人》中,太湖庄主陆乘风真情流露,再次背面敷粉,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黄老邪打入人间,在接下来的《桃花岛主》一回中,此公首次出场。
金庸写黄老邪的手法,当得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一石击谷,八方回音。此等笔法,与《笑傲江湖》中任盈盈的出场有异曲同工之妙。便似远见一人走来,唯睹其身影,渐渐走近,得观其衣衫履,及至眼前,方见其肤容仪态,一步一曲,动人心弦。
黄老邪,本名药师(是否原名,非在下所知,可罪)。座下六弟子,陈玄风,梅超风,曲灵风,陆乘风,冯默风,武眠风。陈梅二人私定终身,逃出桃花岛,以桃花岛数年根基,仅凭半部《九阴真经》,错练九阴白骨爪,摧心掌,已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送号“黑风双煞”,想那黄老邪手段何等了得。其后,黄夫人冯蘅谢世,药师震怒,断余弟子脚筋,尽数赶出桃花岛,与孤女黄蓉独居桃花岛。便以桃花岛如许风光,又怎消得那千古愁肠?
余观药师,于情之一字极痴,便胸有千壑纵横,掌凝万仞之威,也逃不过一生悲苦之厄。凡至情至性之人,可观千古,唯堪不破儿女情关。老邪本就是性情中人,加之身有魏晋风流之态,性傲无匹,可算是江湖一大奇人了。
算药师一生,所爱者寡,所恨者众。沧茫人世,惨淡江湖,知心者几稀!区区不才,借此贵地,且为药师说上几句。
药师持才傲物,却真有才,非是那般自吹如千仞老兄者。他识见广博,阅历纵深,聪明绝世,当属顶尖人物。“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曲灵风所言尽实,却未及老邪全部家当。余且再赘几句:教女授徒,植饲筑造,兵法战阵……
却听吾一一道来:

一、文才武学
老邪文采斐然,非是俗中之人。君曾记否,黄蓉铁掌峰上重伤,郭靖背他求助于南帝。于路上,先是凑曲《东坡羊》,后是应对朱子柳。虽是借黄蓉之中道出,却是老邪所为。自然,这些妙文皆有真实出处,却不难看出金庸将一腔多少文才都赋予了东邪之身。“风摆棕榈,千手佛摇折叠扇;霜凋荷叶,独角鬼戴逍遥巾”“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这般才思,千古能有几人?
在太湖之上,郭黄二人初遇五湖废人陆乘风之时。黄蓉漫游湖中,唱道:“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蒿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陆乘风接道:“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复国,可怜无用,尘昏白扇。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这首《水龙吟》词,抒写水上泛舟的情怀。黄蓉道,这是我爹爹平日常唱的曲子。
如此一来,不但可证老邪文采确非一般,五代十国,文章风华,俱入其眼。观者如有心,可从中看出另外隐意:黄蓉歌罢上阙,眼中“隐隐似有泪光”,陆乘风歌下阙,歌声“激昂排宕,甚有气概”。水上泛舟之词,合当泛舟时才会时时吟起,何以老邪竟会“平日常唱”?若思之后文《神雕侠侣》,大概可知端倪。那日杨过邀集众人齐集襄阳给郭二小姐祝寿,遗人夜半之时于太湖之中相请烟波钓叟,被老邪听知。此时此景,老邪何干?原是心情愁苦,江湖四处漂荡,聊慰老怀。这也为老邪一生悲苦的暗证。
黄蓉精灵古怪,凡事下不得心去学,饶是如此,只学得爹爹一二成本事,出口成章已令众人大异。想那老邪本人,文思何如?
再说武。
老邪为武林一泰斗,武功之道,自然是高的。自创“落英神剑掌”“玉箫剑法”“兰花拂穴手”“弹指神通”“碧海潮生曲”“劈空掌”“旋风扫叶腿”。
落英神剑掌本是落英神剑,却被老邪稍加更加,以掌代剑,成为一套掌法,却为不俗。老邪平生持一玉箫,玉箫剑法便是如此而来。此玉箫当得是神来之器,虽以玉质,在老邪内力催生之下,与宝刀利刃几无所异。后在大海悲闻黄蓉落海而亡,伤痛之中击船作歌,折之。在《神雕侠侣》中,玉箫复出,却非当年之物,当是老邪再而造之。可见老邪手工之巧,何以复加。
那兰花拂穴手,是老邪家传技法,当为老邪自创。其精义为“快、准,奇、清”。前三字也还罢了,妙就妙在“清”之一字,务须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才算得到家,要是出招紧迫狠辣,不免落了下乘,配不上“兰花”的高雅之名了。想那老邪,何等清奇之士,方才作得出这招式,起得出这名字?当真是魏晋风流!
弹指神通,虽及不上天南段家“六脉神剑”的威妙,与其一阳指当是有得一较。不同之处在于一阳指纯以内劲发出,而弹指神通却以指力扣物,力弹而出。太湖山庄郭靖与梅超风二度交手之时,青袍怪客手扣石子,激射而出,但闻呜呜之声,声势惊人。柯镇恶眼虽盲,听力却佳,不由叹道:此人手劲当真了得,便是铁石弹弓也发不出这般声势。老邪挺身直立,负手俯视当场,手指轻扣,便技压全场,虽是一身布衣,余却谓,当得布衣临天下之谓。温瑞安神州结义系列中的大侠梁斗,竹杖芒鞋,薄刀一柄,却也是这般英雄风流吧?
劈空掌,老邪却用之非多。黄蓉于太湖山庄见到陆乘风书房门上的八卦布位铁片,对郭靖讲过此是练劈空掌所用。以黄蓉之心性,能将劈空掌练上一月时日,可见老邪自身对此技当非小视,造诣亦当不浅。
旋风扫叶腿,以前所知极少。太湖山庄,老邪将落英神剑掌与旋风扫叶腿功法传与陆乘风,却知这旋风扫叶腿虽属旧名,却是专以治陆乘风腿脚之心法。那旋风扫叶腿自然是老邪旧日所创了。
碧海潮生曲。这便牵出老邪的乐律之技与内功了。这套曲子模拟大海浩淼,万里无波,远处潮水 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天,而潮水中鱼跃鲸浮,海面上风啸鸥飞,再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漂至,忽而热海如沸,极尽变幻之能事,而潮通后水平如镜,海底却又是暗流湍急,于无声处隐伏凶险,更令聆曲者不知不觉而入伏,尤为防不胜防。
音律自然绝佳,对乐理稍有疏通之人应知,将此般变幻莫测之景象纳入音律之中,当是何等艰难。并,将其进乎技矣,成为比斗之具,老邪功力可见一般。欧阳峰何等了得,内力是够了,律理上却也平常,铁筝弹起,铮铮连声,杀伐之气倒是尽溢。
二、书画琴棋
说到书,书中我只记得两处描到。
一处是在太湖归云山庄,陆乘风接过老邪轻描淡写送过来的两页武功技法,“陆乘风一瞥之下,见两张纸上写得都是练功的口诀要旨,却是黄药师的亲笔,二十年不见,师父的字迹更加遒劲挺拔” 。
第二处是在临安牛家村中,老邪执意要陆冠英与程遥迦成亲,程大小姐害羞不肯点头说出自己心意,只道:那得要我爹爹作主。老邪道:“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直是狗屁不通,我偏要做主!你爹爹若是不服,叫他来找我比划比划。”程遥迦微笑道:“我爹只会算帐写字,不会武功。”老邪一怔,道:“比算帐写字也行啊!哼,讲到算数,天下又有谁算得过我了?”
老邪对己之书艺算是胸有成竹,傲视天下武林中人了。
在暗处着笔者也有:
在归云庄中,借黄蓉之口道出老邪对书艺的见解:“书画笔墨若是过求有力,少了圆浑蕴藉之意,似乎尚未能说是极高的境界。”

风留过客于2003-9-13 18:16:30补充发言:
另外,受老邪所教,六大弟子对书亦有相当之力。开篇之时,曲三曾提到徽宗的瘦金体着实了得。陆乘风亦提及当世四大家。余者未知,不敢谬演。
二者,画。
老邪亡妻之像,自是亲笔写就。一生收集万千珍藏,对画功理解之深,当世罕有匹敌。就是黄蓉偶有门道,比起一干武林中人来,也是高高在上。曲灵风更加不必讲,深入大内盗取书画,眼光是不用说了,单是这几进几出皇宫,不惧大内侍卫追杀,也算得上胆大妄为,大有老邪邪风,怪不得黄蓉说曲灵风在六大弟子之中武功最高,也最为老邪所喜。
三者,棋。四者,琴。
书中所描我未见,算是一处公案。不过,单看老邪在武斗中对棋理的阐解,应是棋力不弱。中国围棋,变幻莫测,所藏者极多,区区虽偶有涉猎,奈何天份所限,技仅于微,不谈也罢。而琴,所指亦为乐理,非为琴之一器。老邪乐理,呵呵,不谈了。
三、算术韬略。
前文提过老邪自赞算术当世无匹,在此不赘。
令人绝倒的,乃是郭黄二人求助一灯之前,黑沼之中黄蓉淡然压尽瑛姑之境。可想而知,老邪于此该是何等高明。书中言道:黄蓉自幼受父亲教导,颇精历数之术,见到地上符字,知道是些术数中的难题,那是算经中的“天元之术”。后文又道:“我爹爹经营桃花岛,五行生克之变,何等精奥?这九宫之法是桃花岛阵图的根基,岂有不知之理?”
老邪怪才,以至如斯,令人诧异莫名,兼且钦佩之至。
四、医卜星相
医者,老邪之绝技也。一者,九花玉露丸。乃是采九种叶面露水以和药,功效如何,看官自知。只闻那香气:一般清香沁人心脾,黄蓉闻到气息,就知是“九花玉露丸”。二者,无常丹。此药书中提及不多,只是周伯通胜出桃花岛之时,老邪欲见识九阴真经的厉害,与伯通动手。那周伯通誓不以此技动手,被老邪一掌打得吐血。老邪想起自己无缘无故将他在岛上囚了十五年,现下又将他打伤,实在说不过去,从怀里取出一只玉匣,揭开匣盖,取出三颗猩红如血的丹药,交给他道:“伯通,天下伤药,只怕无出我桃花岛无常丹之右。每隔七天服一颗,你的内伤就可无碍。”
不愧为“药师”,单那九花玉露丸,江湖中人已是视为珍宝,得之极为不易。看这无常丹,竟胜之不在少许。老邪,真天人也。
卜之一术,书中未提,区区未敢撰拟。
至于星相,却是在《神雕侠侣》中初现端倪。那日襄阳城下,蒙古围城,捉郭二小姐置于高架之上,意以此*郭靖降蒙奉城。老邪布下“二十八星宿大阵”,竟有当年诸葛之势,虽最后终需借杨过、神雕之力救出郭襄,却也令在下叹为观止。想今日西进十二星座之说,与我远古中华易理星相较之,孰高孰下?
五、奇门五行
区区对此可是心仪得紧,恨无明师可拜,让余一睹中华文化之渊奥。老邪对此可是自负得很,桃花岛区区之地,因几株桃树,竟成铜墙铁壁。可叹!
洪七公在初次遇到欧阳克时,曾对郭靖黄蓉析过东邪西毒南帝此丐祥情:“丐帮和全真教都是人多势重,南帝是帝皇之尊,手下宫兵侍卫更是不计其数。你爹爹学问广博,奇门遁甲,变幻莫测,仗着地势之便,一个人抵得数十人。”
以七公口气,说出此番话来,可知老邪于奇门五行之术,确是精通至极了。
想那陆乘风,不过学到一点皮毛,将归云庄稍做布置,就已是极尽变幻之能事,连老毒物都被堵在门外,捉不到黄蓉,只得一把火将之焚为灰烬;曲灵风单只照势布置一间小室,就无意中救了郭黄二人性命。奇门者,生门也。

老邪实为天人,赘述至此。可惜的是,他却是性情中人,因此一生悲苦,在任何人之上。在下仅就此稍作两句无赖之言。
老邪一生悲苦,原因无他,是其有幸而又不幸的遇到了他一生中最该遇到也最不该遇到的冯蘅。说其幸,是在茫茫人海中,他等到了深爱的她。试问沧茫尘世,人多如许,偏偏就遇到了他,非缘非分,哪有这般巧法?所谓不幸,则试想,若非遇到心爱之人,纵使此生混混沌沌,不也强过受过苦痛煎熬,生不如死?
既是遇到了,那也别无他法,就用心去对她,用心去爱她,疼她,怜她,惜她。
老邪心狠,手辣,性任,对情之一字,却是极痴。前文已言,凡至情至性之人,大抵为情而痴,而狂,而苦,而悲,而独,而孤。杨过如此,龙女如此,温瑞安笔下公子襄如此,药师亦是如此。
此所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蒙古大漠,当那白雕远远折回,瞧见爱侣毙命石上,遂振翅高飞,凌冲而下,碎颅而死,余心下已自惴惴:难不成此书又要写尽天下之情,造一对世间怨侣?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一对扁毛畜生尚且不愿独活世间,并赴黄泉,何况人乎?
靖蓉二人,纯是软情功夫,儿女形状,不说也罢。万万料不到,做得那怨侣的,却是黄药师其人。天妒英才,想那老邪学广识博,冯蘅容美心灵,老天哪能容得下这般人物逍遥自在?
周伯通对郭靖曾言道,老邪对这位少年夫人很是疼爱。是的,疼爱。
在下这几日也正处于情事煎熬之中。所爱之人已离己而去,剩下的只有椎心的痛。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我便有为她生为她死之心,她既不喜,我又何以为之?纵是为之,又怎能让她心安?与己之不喜之人即日成亲,却是为使心爱之人不致稍有负疚之感,此情此景,怎不令人神伤形瘦?我便用这一生,看她快乐过活,必要之时把这条命送了,保她一世平安,也就是了。
冯蘅辞世,老邪悲苦起始。尤以阿蘅乃为让夫君心安,于怀胎之月硬默九阴真经而亡,老邪心下更是负疚良多。此应也是日后梅超风受尽苦楚,仍未能得药师宽恕之因。
老邪心伤爱妻驾鹤西归,虽想以药师之名之力自天庭处抢回,未料天意如此,也是难成之事。遂扎成龙骨大异之花船,意欲随妻而去。怎奈那黄蓉尚幼,此去一别,容她何存?
当此,则花船年年新漆,却落渡滩头,无以下水。
黄蓉尚幼,老邪日日抱她入爱妻墓室,诉说日间所经之事,一草一微,想都入西天冯蘅之耳。情痴至此,那也是无话可说了。然而,花船岁岁可漆,箫声夜夜可闻,所爱,所疼,所怜,所惜之人,却是再也见不到了。纵你药师有通天彻地之才,又怎归避得了这世间怨恨,人尘极苦?
自此,连一式招法都刻意追求“快、准、奇、清”的东邪,便终年着一身青袍,脸戴面具,状若行尸走肉,漂泠江湖。
黄蓉渐长,貌有爱妻之态,药师一腔心事便寄在了爱女之身。为了黄蓉,他可以破誓出岛,为了黄蓉,他可以千不情万不愿地把她交给那个四岁尚不会说话的混小子,为了黄蓉,他可以做出一切。伊人已逝,此中苦,此中痛,心中自知,天下纵广,世界纵美,然此生无恋,生又何趣,活又何欢?
不知诸位可还记得,老邪追入大海,登上完颜洪烈之船,耳闻灵智上人杜撰爱女辞世之言时,情况若何?
“黄药师听来,刹那间万念俱灰……
突然听他(老邪)哈哈大笑,声若龙吟,悠然不绝。
这一来出其不意,众人都是一惊,只见他仰天大笑,越笑越响,笑声之中却隐隐然有一阵寒意,众人越听越感凄凉,不知不觉之间,笑声竟已变成了哭声,但听他放声大哭,悲切异常。众人情不自禁,似乎都要随着他伤心落泪。
……
黄药师哭了一阵,举起玉箫击打船舷,唱了起来,只听他唱道:“伊上帝之降命,何修短之难哉?或华发以终年,或怀妊而逢灾。感前哀之未阕,复新殃之重来。方朝华而晚敷,比晨露而先唏。感逝者之不追,情忽忽而失度,天盖高而无阶,怀此恨其谁诉?……天长地久,人生几时?先后无觉,从尔有期。”
啪的一声,玉箫折为两截。黄药师头也不回,走向船头。”
当年阮籍丧母,一哭呕血斗余,药师此哭,不逞多让。
他所吟之诗为三国时曹子建为纪念亡女所作,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泪下。最后一句的意思是,我十分伤心,跟着你的日子也不远了。
这就是东邪,这就是药师,至情至性,至悲至苦。女儿故去,自己也活不久了。此后数十载,独自一人泛舟江河,孤苦立世。那日杨过广邀群雄,到襄阳去给郭二姑娘祝寿。遣人夜间到太湖之上相请烟波钓叟,恰被药师听个正清。寒月清辉,孤舟荡水,箫声冷索,真不知药师如何承受得来!
一代武林怪才,为情一痴至斯。
(上篇完 下篇待续)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