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精彩评论 → 文章内容

江湖夜雨十年灯--之东邪(下)

作者:君临天下  来源:社区风留过客2003-10-19转帖  发布时间:2006-3-7
老邪此生,所恨者唯痛失天人,所傲者唯其邪性。博学聪慧,多才多艺,非释非道,亦儒亦侠,纵观千古上下,傲世如彼者能有几人?
有网友称老邪“平生薄古非今,旁若无人;孔孟之道,世俗礼法,于彼眼中视如粪土;孤傲而不羁,特立而独行,若天马之行空,卓然不群。一言以蔽之,乱世一大怪才是也。”深得我心!
区区谓老邪为世间奇男子,并非胡言乱语,欲将老邪心性粗析如下:

一、任性

在众人眼中看来,老邪行事但凭自己好恶,哪有“理”之一字可存。在下看来,却并非完全如此。老邪生具魏晋风骨,非释非道,自任风流,当得起一奇男子。魏晋当年,天下尽多这般风流人物,稽康,阮籍等皆是此中旧友。
老邪性任,吾宁说这是一种对理想人格的象征。《简傲》中曾记下这样一段话:“晋文王功德盛大,座席严敬,拟于王者。唯阮籍在坐,箕踞啸歌,酣放自若。”阮籍傲否?非傲,而是不耻于与俗人同流,自清自高。老邪俨然便有此中姿态。

归云庄梅超风与郭靖战后,老邪要与郭靖过招。郭靖言道:“晚辈不敢。”老邪头一扬:“哼,与我动手,谅你小子也不配!”郭靖忠厚性良,正是儒家人物的典范,也正是当世所钦敬的风格。老邪偏偏就非汤武而薄周孔,哪屑与这等俗人为伍?

老邪不喜郭靖,一是由于他笨,老邪与黄蓉俱是华池会中人物,聪明绝顶,哪容得这般笨小子择为东床?其二,吾窃为,是性格的激突。郭靖走世俗之路,成就一代大侠,老邪剑走偏锋,却是性任的骄子,道不同不相为谋,自然不喜那般淳厚木讷。

性格特征如栖逸、任诞、简傲,正是魏晋风骨的绝佳描绘,老邪身为一代武林怪才,可谓魏晋遗风了。性任则未免做事不入众人法眼,东邪一号,江湖人所送,黄蓉不喜,老邪却欣然受之,并以此为傲。何者?盖蓉只不过世间人物,聪明是聪明了,却未到老邪尺度,直抵天人化境。

老邪涉猎颇多,风华十代,九洲五国,无所不闻,却因性任,未受那邪魔所招。深恶世间俗礼,便是一证。在《荒村野店》一回中,老邪自谓:“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江湖上谁不知闻?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妇的东西,天下人世世代代入其彀中,还是懵然不觉,真是可怜亦复可笑!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外道,哼!我这邪魔外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

鲁迅在千年以后,深谓其中真义,称为吃人的礼教。孰是孰非,看官自明。当此宋室,天下人最重礼教,哪得闻如此狂言,能不群起而攻之?东邪一谓当始于此处。

基于对凡世俗礼的憎恶,老邪对当时的婚嫁之礼颇有微此。“甚么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直是狗屁不通”。自视极高的老邪就不信这套邪,对陆冠英喝道:“配得上的!你是我的徒孙,就是公主娘娘也配得上!”

此处的老邪,邪性毕露,看官入目,作何感想?这就是那杀人不眨眼,做尽天下坏事的邪魔外道?

二、心狠

若论老邪之过,之悔,当在陈梅二人盗取《九阴真经》逃离桃花岛后,重手震断其余弟子脚筋,驱之出岛一事。后虽有悔意,却死要面子,不肯承认属己之过,在人前点滴不露,妙得很。好好一篇《疾风扫叶腿法》,本就是为弥补过错而创,却反用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旧名,也确是够邪。

护短,不仅护同类之短,更护己短,老邪的典型心态。在这一点上,细细想一下,倒是有一个人隐隐也含此态,只是外露极浅,那便是柯镇恶。最初让我有此印象的是在开篇,在醉仙楼、云栖寺,丘处机知自己鲁莽,已给足了地头蛇江南七怪面子,柯老大却头一偏,不领这个情。面子,人情,倒真是世界通有,也怪不得他,更逞论是老邪了。

老邪心狠,有时候,我觉得更是一种保护自己以及同类的手段,心狠的外面表现就是手辣。黄蓉作为他存活下半生的理由,在他心里的份量可想而知。当他得知自己这个“乖女儿”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混小子,心里万般不是滋味,却也要打叠起千层愁绪面对这个现实,毕竟,是女儿自己选的。郭靖的金刀附马身份刚被老邪闻知,一看女儿那愁苦模样,哪里忍得下去?宁可自己背上再邪的恶名,不管他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手段,“那好办”,扬起手来,登时便要取了华筝的性命。当爱成为一种执着,一种理由,一种信仰,便没有什么再值得去思索了。不管是江湖中人,现实中人,都必须要面对这样的无奈。

桃花岛上众哑仆,却是老邪以邪治恶的法子。书中交待,每个人都是药师深查底细,确为大奸大恶之徒方捉上岛来,割舌刺耳,驱之为奴。残忍不可卒闻。以区区之心,便是杀之也不为过!洪七公一生光明磊落,自言平生所杀皆是奸恶之徒,而老邪,判了他们个终身监禁。各位可能以为在下心狠,却忽视了一个事实:只有在老邪的重压之下,这帮人物才稍为敛减。看那黄蓉纵舟荡海去救郭靖之时,刚一跃上大船,众船工已划船远遁,这般人物,又如何不杀?

“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灰兮,万物为铜。”药师一出世,从自己的名字中早已看透了宿命,那是一种无论如何不能规避的宿命。性格决定命运,东西方皆是这般,无可奈何了。

想那药师出场,“那青衣怪客左手搂住了黄蓉,右手慢慢从脸上揭下一层皮来,原来他脸上戴着一张人皮面具,是以看上去诡异古怪之极。这本来面目一露,但见他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其中风采仙姿,又岂是俗世中人?这般人物,又岂能长寿?情深不寿,强极则辱,古人诚不我欺。

不知是金庸的习惯,还是一种必然,情痴之人,相貌皆可用“清癯”相论。那少年杨过,贼忒忒时,自然称不上清癯,一十六年江湖风雨路,揭下那人皮面具时,不也是清癯,隽爽?情伤人心,爱痛红尘,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三、情狂

突然想起了温瑞安笔下的李沉舟,赵师容,柳随风,还有箫秋水跟唐方。君临天下李沉舟更像一个布衣天子,他与赵师容的爱恋,可感天地,可惊鬼神。直到赵师容被奸辱而亡,那份情仍然浓得在岁月的长河中漂稀不净,而那背后的幽怨,就是柳随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止是憔悴,情之为物,便是躲不开,逃不过,避不起的宿命。记得小时家里挂得一贴书迹,上面写道:“酒是蒙人之药,色是刮骨之刀,财是下山猛虎,气是惹祸根苗”。窃以为,色,于人于己,并非那般不可抑制之物,虽是本能,却也有理智去摒压,真正的刮骨之刀,乃是深藏色之后的情!

药师与杨过乃是同道中人,为情付出了一生,一个半世风尘,一个多年情困。杨过的多情,可说是秉父杨康之性,而药师,却可化为千古情场的怨度。“于千万年间,于千万人中,在无垠的荒野里,不早也不晚,偏偏就遇到了他。那也无话可说,只能轻轻地问一声:你也在这里吗?”冯蘅得夫如此,九泉之下该是知足了。想那世间之人,几个有此等福祉,得老邪一生厚爱如此?

情之一字,并非阅历可知,如非至情至性之人,品不出其中苦味。有那等潇酒之人,万花丛中过,一叶不沾身,却称不上性情中人,唯有以心去观爱之人,才知其中多少玄机。醒也好,罢也罢,老邪是深知情之累情之苦,从中翻过筋斗来了,如此,又怎瞧得起俗世标榜的情与义?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想那三生石畔,前生旧盟,能禁得起多少泪珠儿?老邪当此,又怎忘得了那堪比天人的阿蘅?

当你真正遇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半,爱已不能称其为爱,那是一种心与肉的煎熬,你宁可自己死去,也绝不愿看到心爱之人受得半点委屈,余今日方知。


http://home.wengmeiling.com/dispbbs.asp?boardID=13&ID=7681&page=1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小草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6-4-8 16:46:53
· 情是生活的调味剂爱有很多种,而且对爱的态度各持不同观点,爱情偏重于个人感情世界,要知道世间情不只这一种,因为没有谁能独身...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