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傲哥哥,蓉儿与你邂逅

作者:依稀网梦似曾见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12-13 14:26:31

 


       “今天天气好晴朗,山歌送我一秋凉,”蓉儿哼着自编的小曲,在桃花岛的竹楼上闲看楼下一层又一层的桃花。粉红,雪白,绯红,明黄,浅紫,暗蓝,这是她那天才的爹爹黄老邪自己种植出来的桃花,秋天也不会凋谢,好象天上落下一个五彩绚丽的帐篷,把岛上点缀地分外神奇、美丽。

      爹爹管得自己这样严厉,走到哪里都要带一个仆人,跟着她。她不过给那个在岛上被囚禁了15年的很好玩的老头子送了一点酒菜,就被爹爹臭骂了一顿,说她简直是大逆不道。有谁能知道,桃花岛的小主人,黄老邪的女儿——蓉儿,也有孤单郁闷的心情呢。

      越想越气,蓉儿奔到房间里,拿了些金银首饰,贴身藏着,给爹爹留了张纸条:“臭老邪爹爹,蓉儿走了,不听你骂人了!!!”假装到海边游泳,登上自己的小船,往对岸的大陆划去。

      不知划了几天几夜,就在蓉儿感觉自己快要累死的时候,终于登上了大陆。那一刻,蓉儿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自由的小野雀,这未知的世界仿佛一扇大门,张开双臂,迎接她进去。

      蓉儿的脾气最是奢华浪费,在岛上的衣服,都金贵的不得了,这次来到这么个地方,先找几家上等的裁缝店。粉红,雪白,绯红,明黄,浅紫,暗蓝,就照着桃花岛的桃花的颜色来做吧,也暗显她的家世。衣服是她拿着金锭子一件一件大声地催的,一下午,终于拿到了两件,她最喜欢的两种颜色。

     蓉儿先在最豪华的客栈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把头发盘好,用金色的丝线捆住几个小辫子,挂上金色的桃花耳环,鬓上插了一朵金色的小小桃花,妙目往菱花镜里一探,颇为自得自己的美貌。

     穿上雪白的绣着金凤的衫子,系上粉红的长裙,胸前别上一枝小金桃花的胸针,拿起一只蓝色小包,蹬着白色小靴,蓉儿走出客栈,感觉这个世界的眼光都在往她身上看来。

      这是大都市张家口市,蓉儿意兴盎然地在街上走着,一会买支糖葫芦在手上,一会买了个小挂件,蹦蹦跳跳玩的好开心。正走着,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一回头,只见一个穿得乱七八糟的少年,正笑咪咪地看着她。

  只见这少年,上身穿件宽到不能再宽的黑色罩衫,下身穿一件浅灰色的长裤,脚上是一双暗红色靴子,可笑的是衣裤都是崭新的,靴子却破旧不堪,沾满了灰尘。他嘿嘿一笑,对蓉儿道:“初次到张家口吗?”

      蓉儿赶快用手去拂被那少年拍过的地方,刚想张口道:“讨厌!”忽然觉得这少年有几分面熟,似在哪里见过,小嘴一扁,话便转成:“关你何事!”

 

    “我可以给你当导游啊?”那少年嘻嘻一笑,丝毫不为蓉儿恶劣的态度所退却。

    “好啊!”蓉儿一笑,心道:“看我怎么整你!”

    “小姐,你要怎么游览张家口呢?”

      蓉儿一抬头,看见迎面而来的马车,心里有了主意。

    “你说你对张家口熟悉,这样,我们来记车牌号。迎面过来20辆马车,我们分别记马车上的车牌号,马车去的地方多,记住了20辆车牌号,就相当于去了20辆马车去的地方,这岂不是游览张家口的绝佳办法?”蓉儿翻了一下眼睛,为自己想法感到绝妙。

      少年耸耸肩,“小姐,您的要求真多!我还以为自己还在幼稚园呢。”

   “谁记的车牌号多,谁就赢了,另一方就得听对方的,为她/他做一件事。少废话,你要不要比!”蓉儿有点不耐烦地说。

    “比就比!”少年微微一笑。

      蓉儿也狡黠地一笑,“跟我斗,这次你死定了!”

      一辆马车弛来,蓉儿高声报出车号,那少年却是沉默不语,又一辆奔来,蓉儿又是高声报号,直到20辆马车都从二人面前驶过,蓉儿便一个个把自己记的号全部报毕,报完后得意地看着那少年,暗自盘算待会让他为自己做什么事。

     “该你了!“蓉儿很有压迫感地道。

      少年没有理会蓉儿挑衅的语气,张开口,以最快的速度把20个号报了一遍,果然是一个都没有报错。

       居然和她打了个平手,蓉儿不禁对这个小子有点高看一眼了。

      “我们扯平了,所以都不必为对方做事了,哈哈。”那少年哈哈一笑,脸上的得意与骄傲,淘气与调皮,瞬间与蓉儿有那么几分相似呢。

      正说话间,一个卖干梅花的小女孩,从路边走过,扯着少年的衣袖,高声叫着:“哥哥,哥哥,给姐姐买一枝梅花吧,梅花好美啊,正配姐姐。。。”

   “好啊,多少钱?”那少年摸摸头道.

    “一钱银子一枝,两枝两钱。”女孩雀跃地说。

    少年从怀里摸出一个5钱的银碎子来,递给女孩,很大方地说:“买两枝!”

    “我找给你,一会就来。”女孩拿着花篮匆匆地跑了。

      蓉儿接住两枝梅花,这可是生平第一次有人送她花呦,在桃花岛的不算。虽然很开心,但心里却嘀咕:“这人好小气,就连三钱银子,他也要。”嘴上却说:“她还会来吗?”

      那少年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她会不来吗?我跟你打个赌!”

      这么少的钱,她肯定不会来了。蓉儿冲少年做个鬼脸:“肯定不来了!”

     “如果不来,我请你吃面!如果来了,你请我吃饭!”那少年很潇洒地道。

       蓉儿噘着小嘴,心道:“没想到,初出江湖,就遇到一个爱贪小便宜的家伙!请就请,本姑娘有的是钱!”

       二人等了半天,卖花的女孩从人群中左斜右突地冲出来,“哥哥,找你的钱。”手里捏着三个脏兮兮的钱币。

  

     “哥哥不要这钱了,给你买饼吃。”少年拽拽小女孩的小辫子,得意地瞅了一眼蓉儿。

       没办法,蓉儿只好在张家口最大的酒楼请这少年吃了一顿。看他一副很穷的样子,对吃的东西倒是很讲究。还自顾自地喝了一大瓶张家口最好的路易16。 

       吃罢饭,喝完酒,那少年兴致正浓,和蓉儿在街上大声说笑,仿佛熟极了的一个朋友。那少年懂得很多,就连谈到桃花的种植,他也颇有话说。还说自己在家时,最爱种梅花,尤其是栽培的淡金的梅花,高雅得令人不敢逼视,说得蓉儿心向往之。两人走得有点口渴,站在一处卖饮料的摊子前,两人正商议着喝何种饮料,蓉儿不小心忽然撞落一杯酸梅汁,那少年反应极快,一出手抄住了那杯饮料,迅速放在摊子上,仿佛它从未摔下去过,就连一滴也没有泼出来.

     蓉儿暗暗心惊,看他出手的速度与精准的程度,这少年的武术功底只怕在自己之上,不免心里对他产生了一分几乎不为她所察觉的敬意。再扭头看那少年,他啜着一杯葡萄汁,喝得不亦乐乎呢。

      两人漫步走到蓉儿做衣服的裁缝店前,看那少年邋遢的样子,蓉儿忽然大发善心,“我在这家铺子里做衣服,不如给你也做一两件吧。”

      那少年倒是脸皮厚的很,丝毫也不推辞,在店里给人量了尺寸,订做了两套衣裳。他比蓉儿高出很多,身材健康颀长,显出他优美的躯干。

      两人又在街上流连了一些时间,倒觉得彼此有点恋恋不舍。尤其是蓉儿,她自小与父亲,以及岛上的仆人一起长大,没有兄弟姐妹和同龄的伙伴,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行事颇为怪癖,但却满符合自己胃口的少年,既觉得新奇又觉得开心。虽然和他在一起,在银钱上,基本上是自己吃亏,但蓉儿觉得无所谓,人生在世,重要的是―――开心!!!

       二人相约三日后,在张家口郊外的梅林见面。这三日,蓉儿倒不知该干什么好了,哪也不想去,只好缩在客栈里,看看张家口的报纸。终于等到第三日,还不到早晨,蓉儿就早早地穿上了一件天蓝的裙衫,打扮得分外明丽漂亮,雇了马车,到梅林去。

      梅林深处,虽然不到梅花盛开的季节,但是似有梅花阵阵的幽香,暗暗的飘来,不觉令她想起岛上那副有名的对联: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声按玉箫。正东顾西盼间,忽听嗤的一声笑响。蓉儿一回头,只见一个颀长秀丽的人影,穿着件深蓝的长衫,站在她身后几丈远。他手拿一根墨绿的横笛,慢慢地向蓉儿走来。咦,这是前几日在张家口街上遇见的那个邋里邋遢的少年吗?换了衣服,他玉树临风,一身的贵族气,说不出的俊美,衣魅随风而飘飘洒洒,真是让人不敢相认,蓉儿有点看呆了。那少年冲蓉儿温柔地一笑,道:“丫头,发什么愣呢?我是你的傲哥哥啊。。。”

      蓉儿抬起眼睛,与他的目光交缠,不好意思地一笑,耳边清风是那么沁人心脾。那少年拿起横笛,吹起一首歌曲:“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和你贴心的流浪,刺透遍野的青山和荒凉,有你的梦伴着花香飞翔。。。”

      蓉儿倚在他身边,觉得满天的花的都开了。。。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