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穆念慈{6}

作者:聪明的蓉儿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2-10-23

我爱上了一个坏人。不过这个人不是欧阳克而是完颜康,我是穆念慈。


在欧阳克向我放蛇的时候,一条青灰色的黑影直扑面门,我的脑海里闪出这样的念头。不知道是不是在性命交关的时候,人最容易分心。不知道是不是在危急的时刻,人总会不自觉的想到自己最恨的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条青灰的影子突然被一杆带红头的东西拨开,我站住一看,有一个人倒提着一把红缨枪在不远处看我。

那个人,就是当今大金国的小王爷-----完颜康。

欧阳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完颜康,又看了看我,收了蛇退出去了。

我总是忘不了第一次看见完颜康时,他脸上玩世不恭满不在乎的表情,我也总是忘不了比武招亲那天,他戏噱中摘走我一只绣花鞋时脸上古怪的表情。

他就这么站在那儿静静的望着我,我也静静的望着他。我的心里就象海底被飓风掀起万丈红尘的沙滩,沸腾着千年鱼群的唏嘘,奔流着万古石岩般沉重的呼吸。我只是静静的望着他,就象我们生下来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投入忘我的看下去。

虽然他很严肃,脸上几乎没有表情,但是我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心思。他只是张着眼睛黑白分明的瞳仁看着我,象有一些话要说。也许我的眼睛已经将所有的秘密悄悄告诉了他,我的胸口也已被空气中的尘土掩埋,呼吸的地方有一块巨石压迫着,使空气出不来也进不去。象一条快死的鱼。


其实我们之间只有几米远,可是我却觉得我们之间隔着看不见的山水。他依然那么玩世不恭,虽然他的面容是冷的,几乎没有一点热气。救我又是为了什么?

我象被钉在地上,一步也动弹不得。只想看他个一千一万年,就能够了结我心头的那段缘。他压根也不知道的这样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大疙瘩。能看他一千年么?如果真能,我恨不得马上死掉。也许只有死亡才能保存世上任何一朵花的鲜美,绝代的盛开到世纪的末年,哪怕是我这样不自量力的苦芯里开出的荧光粉。

似乎曾经爱过,又似乎永远找不到答案。我曾经绣过几百双鞋,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告诉他这份心意。我曾经采遍天下万种颜色,却发现能奉献给爱情的不过是鲜血的红色,而这我本身就有,根本用不着编织。

他象天上的星宿,又象冰山上的雪峰,伫立在我的面前,许久许久,如果说有一万年那么久,我却总也不觉得烦,如果说只有几分钟,在他的眼神之下,我却几乎撑不下继续站住。

这是怎样的目光?这是怎样的邂逅?

也许真的过了几万年,就在我在他的目光照射之下,开始头晕的时候,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云的舞蹈,雾的轻炀,雨的低语,泪的喘息。我的眼睑无力的低垂,我真的觉得眩晕。

突然,我感到有人无声无息走到我面前,在我的颊上轻轻一吻。那一吻,使我浑身一阵哆嗦。就象一只牛毛针尖的小箭悄悄刺在皮肤上,又象润滑的月光雨掉在我脸上,又象阿修罗花吐蕊时花瓣碰着我的肌肤,又象银光闪闪的闪电在空中飞过时留在我脸上的痕迹。


我已崩溃,支离破碎。他却依然完整,全身而退。


爱情就是那样开始,然后在这样的吻中结束,中间省略了很多等待的熬煎。所以,今天的天色看起来不会那么凄苦。


年轻的朋友们,在一千年前的宋代,人们就是以这种方式给曾经的过往,那些没有头绪的刻骨铭心拉下金红色的大幕。而接下来的时间,我连绣鞋的勇气都没有。没有理由的活着,会不会比以往更加无忧,而佛祖面前,我保证那些线团曾经发出过的五彩缤纷,就如我的愁丝,在还没有腐烂之前就会被决绝到惨烈的焰火烧成了灰。


你们知道吗?一个人常常不是被仇恨打倒,而是在重创中完全丧失了振作的勇气,就象没有丝和蕊的藕,早在新鲜的时候就已经死去。盛开的荷花不过是她不甘心的魂。


{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桃花依旧笑春风
  • 下一篇文章:我的爱蓉往事,我的故事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fq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2-11-3 17:09:40
    · 经典最后一段经典 
      评论人:web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2-10-26 9:28:15
    · 真的很不错把念慈的心态描写的很好.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