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七)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2-12-8

  我跟在那中年人和那女孩的身后,那四个大汉则时刻不离地跟在我的身后;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好像囚犯一样。
  公安局的办公主楼旁边有一个三层的小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盖的,反正是陈旧至极了。外墙上的泥灰已经被风雨剥落了大半,光溜溜地让人怪不舒服的。不倒是一片片的爬墙虎有点新意,也许是哪个高人想出来的美化方法吧。这栋小楼至少有20年了吧,搞不好还是文革时期留下来的吧,谁知道呢。不过,最令人意外的是,这么陈旧的小楼居然全部换上了新型的塑钢窗户;而且所有的玻璃都是单向透明的防弹玻璃!我很吃惊这样的举措,一个如此破旧的小楼,竟然会安装上如此高科技含量的窗户,足以说明这里是一个绝对机要的地方!
  跟着那中年人来到了小楼的入口,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那里。标准的敬礼之后,小伙子很客气地请那中年人出示证件。那中年人出示了证件之后,把我和那女孩领进了门。我很诧异那四个大汉为什么没有跟进来。而那中年人一如神仙般地看穿了我的心思:“他们没有特别通行证,进不了这里的。”
  走进门,展现在眼前的却是另一幅景象。一个五星级酒店般的大堂竟然会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楼里。而墙上的监视系统和防卫系统则再一次暗示着这座小楼的重要性!难道这里是什么作战指挥中心?我如是想。
  跟着那中年人一直到达最顶层,并不长的走廊,却让我总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终于,那中年人停了下来。我抬头看了看那房间的号码-909。真是怪了,这层楼一共只有三层,怎么会出现一个9打头的房间号?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整个顶层居然只有这一道门!
  这道门似乎很难开,那中年人先后被验了指纹和手纹,最后还得用那磁卡进行登录才算是OK。当电脑那冰冷地“通过”之后,随着一阵“吱嘎、吱嘎”的声响,门终于开了。
  屋子很大,很规矩。十几张办公桌散乱而有序的摆放着。电话、笔记本电脑以及文件夹成为每个桌子的主角。我的正面就是那些单向透明的防弹玻璃,现在离得近了,看得更清楚了;这窗子岂止是防弹和单向透明?!仅据我所知,这种高科技的窗户还具有隔音、隔绝红外线扫描、隔绝声纳透扫等多种功能!真可谓是一窗在手,无需东奔西走(广告??!!)!我不禁有些纳闷,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总该不会是中国的51区吧。。
  看到我们走进屋子,几乎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而他们的目光也几乎是同时对准了我们,或许更确切得说应该是对准了我(佛曰:哈哈哈,终于要在大亭广众之下出丑了。。。无言。。)!?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那一道道目光,是希望?还是困惑?抑或是兴奋?!我猜不出,可是那一道道目光却又真的想要告诉我什么。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终于,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警官走了过来:“你就是Tony吧,我们等你很久了,欢迎你。”说完,便伸出了她的右手。我被她的举动搞得有些忙乱,但手还是稳稳地递了过去:“虽然我仍然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或许这并不是坏事。”那女警微微一笑:“也许对你还有另外的好处也说不定呢。”我闻言一愣,刚刚想把嘴里的“什么”二字吐出去,却见她冲着那女孩笑了笑。而接着就只能把那两个字强咽到肚子里去了(佛曰:小子,击中你的软肋了。。。关你什么事,哼!)。
  我本想接着问些什么,却被一杯咖啡给摁到了椅子上:“你先坐着吧。”是一个女孩,很温柔的声音,外加一个甜甜的笑容;不过---我的眼睛却一直在瞄着另一个人。
  此刻,那女孩正坐在一张方桌前,面前是一杯暖暖的咖啡。可是她却似乎没有心思去喝咖啡,散乱得长发遮住了她那憔悴地面庞。也许她正在思念着她的爸爸。
  喝光了一杯咖啡,我正寻思着是否应该再喝一杯。刚才那女警却走了过来:“咖啡喝完了?”我点了点头。她却立即换上了一副严肃地表情:“那么,该谈正事儿了,跟我来吧。”说完,她带着我转身走向一个内室。
  跟着她走进去,却原来是那中年人的办公室。那女警从身后把门关上了:“坐吧。”我在那中年人的对面坐定,正要开口说话,却被那中年人抢了先:“你是Tony没错吧。”我笑了笑:“现在我想改名字也来不及了。”那中年人也跟着笑了笑:“那么,你也一定认识这个人了。”说着,那中年人拿起一张照片递给我。
  照片上是男人,长发,戴着半透明的棕色眼镜,一身冬装却无臃肿之嫌。准确地讲他不能不算是一个美男子,但是他的装扮却给人一种压抑感,一种令人呼吸窒息的压抑。我看着他的眼睛,想找到些什么,可是除了那份压抑的感觉,我什么也找不到。
  “认识他吗?”那中年人问到,我摇了摇头:“不认识,虽然很面熟,但是咬不准。”那中年人收起了笑容:“那么这个呢?”他又递过来一把匕首:“见过吗?”
  事实上,如果说这是一把匕首的话,那或许过于牵强了。这是一把经过改造的军刺,三条放血用的沟槽上明显地留有血迹。拿在手里,我忽然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似曾相识。见过吗?我问自己,答案却是不确定的。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用手一摸把手的底部,那里似乎正刻着什么东西。我翻过来仔细看着,几个熟悉的字母映入眼帘:J、A、C、K、Y
  是的,JACKY,一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名字,一个可以让我终生都为之遗憾的名字。那段始终埋藏在心底的往事,就这样浮现眼前:
  五年前,
  我的父亲是一个英雄,在我六岁的时候,他因为见义勇为,而被抢劫银行的匪徒砍了二十二刀。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三夜以后,最终还是扔下了我和妈妈远去。后来,身为军人的他就被追认成烈士。我做为烈士的子女而有了一点点待遇。
  自小习武的我,继承了爸爸的衣钵,二十岁的时候参了军。由于我的特殊情况加上我本人的能力,我被调到了武警特种部队。在那里我遇到了JACKY,我一生的朋友和敌人。
  JACKY也是从小就失去了父亲。不过,他的父亲并不是烈士,而是一个贪污犯。因为这个特殊的原因,JACKY没有什么朋友;长时间的孤寂,让JACKY养成了心狠手辣而且冷酷无情的脾气。每次有个练武比赛什么的,JACKY都会获胜,因为没有人愿意成为他的对手。
  我是在一次比赛中认识他的。那次比赛,我和JACKY为争夺散手冠军而走到了擂台之上。也许是天意,从来都会兵不血刃就取胜的JACKY,愣是遇上了我这个犟种!于是乎,我们俩在擂台上大打出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命中注定,在我俩都力竭的时候,我突如其来的一脚,把他踢下了擂台。于是,我成了冠军;而更加奇妙的是,我们竟然成了朋友。
  JACKY信教,一直认为一个人有两种身形;一个是恶,一个是善。很显然的,他认为我就是他的善身。我并不信这些东西,但是如果一个人愿意真心地把你当成朋友,那么为什么要说不呢?
  打那儿以后,我和他就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而我们俩也成了一个特别的行动小组,无论是什么情况,只要我们一起上阵,那么事情就会顺利的解决。我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解释原因,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