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笑傲江湖:仪琳——流星里的功课

作者:不详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2-12-9
他们说人生很疼的。

  我不知道。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他们说单纯好呵,我亦不知。

  我没有父母,没有来历。师父对我说,你叫仪琳吧,于是我叫仪琳。师父说仪琳你这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每天记得晨昏的功课,于是我每天做功课。

  我在白云庵里,寂寞独自开放着我的华年。

  直到令狐冲的到来。

  我随师父下山历练,终因不染尘埃的美丽,于水湄临照时落入采花盗田伯光手中。

  令狐冲救了我。与田伯光之斗,令他满身伤痕,血流如注。

  抱着他逃走的我,第一次没有把师父的话放在心上。师父曾教我远离男人。果然。当时只是不知,满身伤痕的,何止我怀中的他,还有往后的我。

  我在荒野喂口渴的他吃西瓜,那些鲜红鲜红的瓜瓤,像极了我的心事。

  我把心事一瓣一瓣切开,剔去中间的籽,非常新鲜地喂在他口里。

  他的满足,令我羡慕。

  多想做个凡尘中人。有小小的悲,与喜欢。

  然他心中从来没有我。

  或许是有我的吧?然而不是我期望的那种。

  与他分手后的日日夜夜,我都在为他的伤势祈祷,求他的平安。师父曾说,一个诚心的佛门弟子,是可以创造奇迹的。

  我用念珠一粒一粒数着突然变得灰暗的年月。面对一种突如其来的思念,我措手不及,便被击伤,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反抗过?

  呵,那个大大咧咧的,真性情的男人。

  我一天天瘦下来,瘦成白云庵中那朵渐化微雨的白云。

  相思果然是一种病痛。

  我不敢表白。我怕。

  因我始终不是冲哥心中的爱人。他爱他的小师妹,爱他的红颜知己盈盈,从没爱过我。

  我找到父母后,一颗心仍是空的。父亲说,要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有没有我的影子?

  这个玩笑将我吓我。不不不,不管冲哥心中有没有我,不管。

  从来不是一个懂得保护自己的人,面对不可能的爱情,一招一式我如何防守?没有人救我,我一天天瘦下去,没有人救我。

  铜镜里,那一痕痕的模糊,是谁的绝世容颜不停地凋谢?

  终又见到冲哥,那一刹那,我眼里的泪,不听话地滴落。

  心中总是欢喜的,不管他身边有怎样绝美无双的女子,我都不恨不妒。

  从小那些没有亲情的年月,我已经历,且我已明白,这,本不是一个圆满的世界。

  让我疼着我的疼吧,就像我期许着他快乐着他的快乐。

  不是不想偎在他宽厚温暖的怀中的,然我单薄的身子和单薄的命运,经不起爱情的折腾。

  经不起。

  难怪他们说人生很疼的,只是我当时不知。

  那日在山中初初陪他独聚养伤,曾在衡山见过一朵又一朵的流星在天空划过。

  冲哥问我许好愿没有?我没有答,我怎么答呵。

  命运将我的愿望,总是拖延,每次我想着要许一个真的不可思议的愿望时,流星已逝。

  在那一条又一条雪白的星痕里,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慌乱,不由自主地错失。

  像我一生中最好的青春,总是慌乱,总是错失……

  心中那些个隐隐约约的愿望,我从没有来得及许下去,命运就给我了空白。

  血一样的空白,在我的生命里,流淌,流淌。

  泰山相会,也是一个有很好的风月的夜吧。

  与冲哥在夜里看着天空发呆,我心中洋溢着一种淡淡的满足与幸福。

  幸福?呵这就是幸福了,于我,刹那即永恒。

  又有流星飞过。

  冲哥问我,可还记得许愿么?

  我不语。记得,记得,我怎会不记得?

  我身边的,眼底的这个男人,一身的伤,一身的血,这就是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对于江湖,这就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我怎会不记得许愿?我要他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现在面对流星,前尘往事历历如昨,只是我,不会像当初那样错过许愿的机会了。

  我在心底,不知许过多少个愿望,不管有没有天空中那转瞬即逝的流星。

  那样的夜里,我心中有浅浅的泪痕,和浅浅的笑。

  那种笑容,定是凄绝无望的吧?

  络绎不绝的争斗,打杀。我随着同门在江湖上行走着。

  掌中那柄剑,寒光*人,为我防身,但未为我防住爱情的暗袭。

  千丝万缕,剑光般的相思将我紧紧缠绕,我缚于其中,终不得脱。

  师父曾教我打坐,说,一定要静心,静心方能全心全意。

  打坐是晨钟暮鼓里的必须功课。

  念彼观音力,解救世间苦……

  我一句一句在心里默颂着,日子在念珠的转动中,从我的指间,虚虚地滑开,一粒又一粒,一天又一天。一轮又一轮,一年又一年。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养成了在深夜打坐的习惯。

  师父没逼过我在深夜里打坐,念佛,做白日做了千百万次的功课。

  然我竟成习惯,清凉的夜里,晚风轻轻拂过我冰凉的脸庞,在那样轻柔的风里,我才会有一点生存的勇气,长长的人生呵,我真需要这样的风来安抚我动荡的江湖青春。

  仰首向天,恒山的月色总是太清冷。

  偶尔有流星逝去。

  流星那长长的尾线里,我忍着疼痛,认真做我的功课。

  对于相思,我只能把它当成一场功课呵,人生真的是又长又疼的。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鱼易水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2-12-10 11:47:05
· 用第三只眼睛看世界谁人听我心情谁人知我心声谁人黑夜里不望能照明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