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坚持这次迷失(金庸情事之穆念慈)

作者:放心 转帖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2-12-9
从小,他们就提醒我,人生,每个分寸,每一步,至要紧,看得清楚分明。
  不管生命这条绝路,多么曲折回环,似曾相识。总之,他们说过,没有回头的机会。一次也没有。
  所以,一定要小心。
  他们的诫告,警省着我苦难的年华。
                     
  我是一名孤女。自小颠沛流离……
  义父带我闯荡江湖。雨或雪,风或霜,那些午夜的星子全无血色。而我,也不会有梦想。
  关于这个江湖,据说需要的不是梦想,而是勇气,以及方向。
                     
  那天他来的时候,一场大雪凝在半空,将谢未谢,总落不下来。
  就好象,这些年,始终落不下的一片片,小小女儿家心事。
  我的过往,或者前程,只是这样始终不曾落下的,空白。
  在场上身子翩翩飞舞,我终逃不过的,败在他手中。被他轻薄搂住,一只绣花鞋儿,握在他玉指之中。
  旗帜立于风中。红底白花,“比武招亲”四个字迎风猎猎。
  当他掉头而去,我所有积郁的情怀,一如那面旗帜,迎风而猎猎,等待一场虽然久远,但总归要降临的冷雪。
                     
  义父临终,将我终生托付与郭靖。
  有谁知道,爱情是生命这场漫天大雾中的无数巷陌,却只给世间女子,窄窄的,一条出口。
  爱情窄得,我细如游丝的思念,竟没有机会转身脱逃。
  一切不能回头。
  一早他们就提醒过我,千万切记,将脚下的前路,看个分明。
                     
  惜我眼中,只有杨康。
  他去的地方,就是我追寻的地方。他去的方向,就是我追寻的方向。这眼光是如此清楚,如此分明。
  他们都说我这样的女子,真不知要修得几世福缘的男子,方可揽我入怀?
  只有我自己,在相思中一遍又一遍,潮湿地知道,这世间,有一种缘份,它的名字,叫做孽缘。
  呵我已走上了不归路。
  这个混沌的世界,反正我已立了决心,怎样的万丈深渊,我也不会再回头。
                     
  杨康的细心体贴,是我不可抵挡的诱惑。
  或是这些年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江湖,委实将人拖得疲惫。我只想,让花样年华倚着他温柔的臂弯,稍稍打一个盹,一梦忘却前尘……
                     
  然他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英雄。他竟然不是。竟然,不是。
  我只盼着他如义父般,得我爱慕敬仰。
  可是,偷窥这个男人是如何贪念红尘的富贵,如何在繁华泥沼中一步一步,忘情深陷,我多么想他是我当初以为的,那个血性汉子。
  耳闻目睹他弃国求荣,一次次地,我伸手。
  我以为爱情这条绳索能缚住他于泥淖中缓缓陷落的血气。然而,爱情只是一条绳索,它只是绳索。它连着他,连着我。这条绳索,丝毫气力也没有。
  世界此端,或者彼端,抓着绳索,我,只有陪他陷落……
                     
  那些温言软语真的还是假的?星月下款款的信诺真的还是假的?
  爱情这场迷雾,我已懒管懒顾。即算前头他只是我生命中一线虚弱的光线,我也懒得回头再开始新的一天。我,愿意朝着他,前行。
  在他的情爱中,我拼命伸手挽救他,所以,我注定,沉沦,沉沦……
                     
  有一双小小的玉鞋儿,一只鞋两个字,合并起来,就是初初相逢的那场风月:比武招亲。
  他送我的这一只,我仔细收藏好,多大的风雪,也收藏着,好好的。爱情于我,绝不能藏污纳垢。
  而他的那一只,却遗失于他自己布下的一场卖友求荣的血腥阴谋之中。
  谜底揭晓的一瞬间,我终于失声痛哭。
                     
  铁掌峰下,离他而去。心是绞痛的那颗心。雾是迷惘的那场雾。只是我,既已许给了这个男子,竟然再无余力转身。
  想起这些年的爱与忧伤,我终于能够明白,怀中那只鞋,它永远不会再凑成双。永远不会。
  这只单单的鞋,它就象我跛了足的爱情,既然不能转身,哪里又还有前行的气力?
  世界的出口愈收愈窄,窄成一滴眼泪,掉在江湖风尘中。
  扑的一声,我的世界,就此一片黑暗。
                     
  一个男人,倘若爱着爱情,原来还可以有余力爱着以外的任何。权欲,名利,或者金国繁美大街上仆役们开道的吆喝。
  偏偏我,一个弱女子,就不行。
  爱情让我全心全意,以外任何,我都不能够。
                     
  摸着黑,我走着江湖路。
  这些年的世事变迁,我已惯见。如今只余心下一片惨然。
  你几曾见过,一枝弱柳折于风中?
  浓雾涌起,重重包卷我的往事。既然没有爱情供我御寒,我也只有打起精神,回到早先那个世界中去,苦苦地,等待云破雾开。
                     
  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呵还是算了,反正关于这次迷失,是我自己的错。我绝不回头,还计较些什么呢。
  春天忽忽地谢去。念想当年一些疑幻疑真的信诺,我又还能,计较什么。别可怜我呵,你看,我、我、我没有再哭出声了。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鱼易水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2-12-10 12:05:30
· 想戏中人的人,人便也在戏中……尘世中再也无法得到的,恐怕只有去戏中人的心中去寻……这大改就是我演戏的原由吧……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