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爱是一种拒绝(金庸情事之林平之)

作者:放心 转帖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2-12-9
那时我正是白马轻裘的翩翩年少。
  一日纵马山中,血气方刚的我,出手救了郊外茶棚中的两父女,绝尘而去。年少的胸中,不是没有英雄梦的。
  再去山中,却已人去屋空。在暗暗的床角,我拾到一方罗帕。绿绿的三道边,上边绣着一支血也似的珊瑚。捧着罗帕,我伫立良久,浑不知,这已暗示我之一生。
      
  到了有一天家破人亡,我天涯逃命,重遇罗帕主人,才知道,原来她,也自有一番来历。那次让我出手相救,原是一次安排。
  几番遇合,我终不得不托避在她父亲荫下,求学武艺,以报深仇。
  失去家园的我,已非当年那个只知笑闹不经人事的少年。看她与大师兄每日无间的谈笑,我只淡然。我,已失去笑的权力。
  然她终于渡化我一颗日渐坚硬的心。
      
  那样的青春真是不堪回首呵,我苦着心志练剑,也苦着心志面对同门一张张冷脸。
  只为家世的熏染,我举止间,再也挥不去的风流倜傥,终令她着迷。而同门,一心只向着那个豪气冲天的大师兄,哪里有我这个不起眼的少年?我与她的接近,酿成了她与大师兄的分手。
  不是不暗喜的。在华山的每一道秀峰,有暇时,多亏有她的笑厣,使我灰色人生,有了一丝血色。我教她唱山歌,福建山中那些天真无邪的情歌,在她婉转喉间清唱出来,别有滋味。
      
  在这样的歌声里,我年轻的心,开始觉得,爱一个人,原来还是可以令人轻松一些的。
  生命中不止是只有爱的吧,一定不止,因为还有彻骨的恨呵。
  在一招一式的剑光里,我不停地自卑。
  我,已是一个没有将来的人,面对她的柔情,日后何以自处?!
      
  似水的流年,似血的江湖。我一步步走近了我的江湖,也以为,一步步走近了我的爱情。
  剑光森寒,一次又一次,我手中挥剑,在江湖中行走。
  然而这不是一个剑的江湖,这,只是一个,心计的江湖。
  我的深仇,竟是她的爹爹,我的师父。
      
  自从知道这一切内幕,那些风吹草动的夜里,我总是不能睡一场安稳的觉。
  原来这江湖不是我想像的江湖。
  原来并没有真正的爱情。
  一切都是她父亲的安排--只为了图谋我家祖传的剑谱。
      
  知道的那一瞬,我心灰如死。多少日子的甜蜜,尽化烟云。
  从此我不信这个世界。宁死,我亦不信这个世界。
  当初,只恨年少的我,不知深浅。
  可是爱情不是说丢失就丢失的。
  她终在父亲的安排下,嫁为我的美妻。
      
  大红的衣裳,大红的烛,大红的道喜,大红的前程--面对这一切我暗暗地咬牙,不是真的,这个世界为何这样残酷呵,不是真的,怎的临到头了竟比真的还要真?!
  早前曾万般设想过与一个深爱的人携手共渡的情形,到今日,到了这良宵吉日,我竟想哭。
  她眼眸中的喜欢,究竟是不是真的?
  我真想把这个世界包裹的那层外壳撕开,痛痛快快地看看什么叫真相。
      
  喜结良缘又如何?我从此没有对她好过。
  我早在知道她父亲内心的龌龊后,立下了决心。为练成武功,我什么都肯做。
  在华山的断崖边,我已挥剑斩断尘根。
  为的,只是让自己明白,这个世界,是不容许我回头了。不管有没有爱过人,不管有没有人爱过。
      
  可是在两个人的厮守里,对着她委屈求全的一次次陪笑,我真的又是心惊又是害怕。
  不不不,不要告诉我,关于爱情,竟是真的。
  我心里一天比一天恐慌,不是不是,不是真的。
  我几欲虚脱。
  终于有一天我剑法有成了。
      
  那飘如鬼魅的身法,让我总算有了一丝快感。再没有人可以欺侮我了。这个世界只人一剑在手,我就可以快意恩仇,多么畅快,多么惬意!
  我带着她行走江湖,一次又一次追杀那些曾不可一世的仇家--除了她的父亲。
  在我如电般迅急的剑下,一个又一个,鲜血使我兴奋。
  原来做强者的滋味,是这么的好!
      
  我再没理会过她。是死也好,是活也好,其实到现在我才明白,当时真的很傻呵,还以为,爱一个人,是轻松的。
  她在我的身侧,时常遇险,我眼角的余光望见,是有过一种心痛的吧?
  那又怎样?她的师哥,她的念念不忘的师哥,总是不住地出手。那十多年的深情,我总不如。
  在心的深处,是在期望一个结局的吧?
  是什么结局?我苦思,亦不知。
      
  我的逐日狂妄,终令我吃了苦头,一日在拼斗中,我为此瞎了双眼。
  早就应该瞎了吧,这个黑黑的世界,突然令我觉得无比真实起来。
  这个江湖,果然不是剑的江湖,只是心的江湖。
  我是得罪了命运的主人吧,只短短的青春年华就失去了一切。家人,身份,光明。
  然而她一直陪着我。
      
  我已非那个英气*人的少年,她竟一直陪着我。
  我第一次觉得心中的恐慌是如此巨大如此不可抵挡。
  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爱不爱她?爱不爱她?
  犹记年少,青杏尚小……
      
  不要问我后来。
  对于一个江湖中人,我没有后来。
  她死在剑下的那一刹那,我忽感到心中一轻。心中一空。
  那么无可凭依。这就是爱了?
  我终于明白。我等待的,关于江湖,只不过能有这样的结局,而已。
  
  她断气的时候,我只一脸冷色。
  呵我多么想泪落如雨……可是不要给人看见。
  那以后我不知生存多少日子才能重归尘土,活在世间的我,竟连死,都已懒了。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