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梦 玲

作者:雾约素水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3-3-8
献给战争中的苦难的人们


我是一名高级军官。你看到我胸前的勋章就知道我有多勇猛了,当然现在你只看到这身炸烂的衣服。是的,以前我是战争狂。而现在我讨厌战争。我失去了一只胳膊,就在前半个月的侵略战争中。在前方,到处是尸体,血水……那没了头的,那炸烂腿的,那肠子挂在脖子上仍拼命制对方于死地的士兵……你第一次杀人会震惊,但第二次,第三次……你会变得越来越麻木,你会只有一个想法——早点结束该死的战争!那些混蛋要我们为他拼命!在后方,我们抢老百姓的粮食,虏女人。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是的,灭绝人性。但我们要活着,要刺激,这样才能早点结束敌人的命,早点回家。

我亲临阵地指挥,的确,士兵们在我的手枪下战得很勇。某次督战,在我正试着估算敌军距阵地多少码时,不幸淹没在炮火中,炸掉了我的一只胳膊。士兵们紧张的抗击冲上来的敌人,根本故不了我。大家都要活命!我失血过多,昏迷了。那几个蠢医说我死了,原因是我失血超常。所以在他们撤走时丢下了我和满山遍野的尸体。在现代文明战中,竟会死这么多,实在可笑。谁叫人们发明那么多的武器弹药呢,战争是士兵的坟墓!他们还在另一个山头打着呢,那群笨蛋。

我现在渴得要命,这里没有一处水。我要向前走,因为前方雾蒙蒙的。有雾肯定有水。我很累,但要走下去,我想活下去。

越走越深,这里雾很重。五码之外,不见东西。我知道,我已经迷路了。现在首要的是找水喝,我的嘴唇已经干裂了。渗出的血也被添了。

我到了一座山,山太高,又有雾,根本估算不了有多高。前方有碑,上书:灵山。“灵山”,还是“玲山”?是笔误吧?是的,我看过《射雕》,忆起了天堂的蓉儿。我继续走,脑瓜却陷入了往日的回忆。

我想起了蓉儿,想起了家中的妻儿,想起了年岁已高的父母,眼泪想流却流不出,泪已经干涸了。可恶的战争,带走了一切,带走了我的灵魂。我只能在血肉横飞的日子,回想美丽,那些都快从我的记忆里远去了。我也许会死,也许会活着,但我会被审判,依旧会死。我只想找个宁静的地方,找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藏起来。然后慢悠悠的死去。我不是英雄,我也不再要做英雄,我只想平淡的活下去,到死。只要有块田地,种上后半生。就像陶渊铭,那种感觉多好。远离那些畸形的时尚,远离硝烟,远离那些背后常捅你刀子的人,远离那些专门抓你私生活的记者……

山路越来越窄,我担心起来。我仔细打量起周围,青色的山,山脚还有各种奇异的花草,而前面的路只容一个人过去。我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水。我不能停下,停下我就完了。我继续向前走。奇迹出现了,前方有水!水,水,水!哈哈,我得救了!水很清,清得映上了一张脸,满脸的皱纹,残废的手臂,破烂的军服,还有丝丝银发!我已经成了老头?才三十啊,十年的战争,把我打成了老头?!悲伤没有阻止我喝水,我趴在水边。我少了一只胳膊,只能象狗一样喝了。是的,我属狗,我就是一只曾经疯狂的狗,现在是一只流浪狗!

喝足了,我摊坐在草地上。我想洗澡,洗去前世的污足,洗去我那丑恶的灵魂,我也要上天堂!这是我曾经的梦想!我要回归自然啦,一切都去见鬼吧,我跳了下去。这才想起自己少了一只胳膊,根本游不了。不像日本片的曲子没了双胳膊也能自由的游。幸好落的地方并不深。我拍打着水,哼着小曲,从没有的快乐。

我足足泡了四个钟头,才上了岸。那肮脏的衣服,我不要了。我不要它再把我毁了。这里万里无人,赤裸着也没关系。我要找吃的。我不能远离这片地,因为这里有水。

到处是花草,也有动物。只是太远,全在杂林中。我摘了些野果子充饥。还做了个树叶裤子遮体。我不要几个月也是野人了。

我回到了水边,发现了一只白兔。她正嗅着我那血淋淋的衣服呢。我轻手轻脚过去,那兔子懒得理我。我很快抓住了她那柔软的身体,抱起了她。她在我手里蹦来蹦去,想溜。那头一个劲的东张西望,好几次碰到了我的嘴。说实话,我不想再杀生了,我想把她留下来,和我做伴,度过余生。虽然我想我的妻子和女儿,但我已出不去了,更坏的是我不知道我在哪。这个地方简直是人间仙境,度过余生也是幸福的。

她不再挣扎了,躺在我的怀里。我轻轻的把她放在草地上,躺在草地上,看着她。机灵的眼睛,洁白的毛……让人想起了传说,想起了月亮仙子。
我和她讲我的遭遇,讲我的罪过,我想回家……

小兔很乖,我和她说话,她趴在那儿静静的听我说。我们很快成了朋友。
以后,和她在一起,我便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她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刨地,种野果子,种能吃的东西。我也会了用石生火。我想,我这辈子都在这里了。我上午干活(我观念上的时间),下午和她追动物。晚上对她讲我以前学得东西。我知道她不懂,但我也许会能出去,我不能忘记知识。寂寞袭来,是很可怕的!有她就好了许多。

可是,有一日,她跑了。我刚采完果子。我就发现她正向路的另个方向跑去,那个我曾经不敢走得路。她是我的一切,我不能没有她!现在,我扔下了果子,拼命得追赶她。她跑得并不快,有时停下,直到我追上,又跑。

就这样跑呀,追啊。我已满头大汗,虽然这些日子闲着,我已恢复了年轻的气色,身子好多了。但还是吃不消没命的跑。可我又不能没有她,我还是不停的追。

前面出现了一个山洞,她进去了。我傻了。要是里面有个蟒蛇,不完蛋了吗?我还是进去了。开始是一片漆黑,但很快明亮起来。我抬起头,洞顶是敞着的!

我大量了周围,小兔趴在一块石头上。这里有衣服,还是西装!还有干粮,太奇了!我凑过去,有二行字在石头上:
拿去用吧,可怜的人!带上干粮,沿山走,奇迹会出现的。
我们有缘,我是乔,爱神军官!

小兔趴在我的肩上,当然是我穿好衣服后。现在应该神奇多了,只是空着个袖子,不是滋味。

我提着干粮就走了。我有希望了,^_^。

我沿着山走,走着走着,前面有辆吉普车,里面没人,想必这是给我的奇迹吧。我上了车。

车顶有标语:请勿命令车向左开!

我傻了,不向左打,不掉进悬崖才怪呢。除非车掉头,可掉得了吗?

小兔躺在怀里睡着了,车自己启动了!

车飞快得冲了出去,简直是在飘车!

我吓得不住的喊:左拐!

车也恼怒了,车轮擦着石头,火花四射。

“混蛋!”我又骂人了,还是在战争中用过,现在又不自觉用上了!

车停了,“对不起,不知道你要我干什么?”

“开车!”兔子醒了,看着她,我气也咽了下去。

路越来越宽,而路的尽头是片花丛。满山的花,有百合,牡丹,玫瑰……不能四季开的,这里也能开。但更多的是桃花!花丛里有位仙女——啊,是蓉儿,是蓉儿!万里遇仙知!

我想让车在丁字路口前的草地上停下。

怪事来了,小兔飞出了玻璃,躺在了蓉儿的怀里。蓉儿就在花丛里看着我,微笑着,抚摸着她的玉兔,然后向我挥手!

车正要停到草坪上时,另一路不知从哪冒出的车,撞到了我的车。从我的车顶上过去,我的车要翻了。玻璃击在我的脸上,我最后看了一眼蓉儿,只见她满脸的吃惊!啊的一声,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了,原来是场梦。但很糟!我也不是战争狂,我只是一个和平下的凡人。唯一庆幸的是,我看到了蓉儿,见到了她的微笑,和我以前想象的一样美!望着窗外,清晨的雨拍打着窗户,彷佛遗憾我放弃了一个好梦。


  • 上一篇文章:钗头凤
  • 下一篇文章: 水 含 笑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isle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3-3-9 18:55:09
    · 好美~好感人~一边听着深情的音乐,一边看着你的文章,疑惑中,平静的看着,好感动、好感动~~羡慕你做过那么美丽那么奇异的一...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