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天命

作者:又念几许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1-30
手中紧紧捏着装着从网上打印下来的报道和新闻的提袋,紧张地站在香港一个陌生的地铁站口,站口贴着翁美玲的宣传海报,还有当时香港很流行的爆炸头,我才醒悟,原来我回到了18年前,我从来没有来过的香港。
我来干什么来了,头疼,街上的喧闹声唤醒了我的记忆,哦,我奉了天命,前来拯救正在迷途中的翁美玲。我现在又在哪?看到街中心的大时钟上的日期:5月13日12:00,还有多少时间?翁美玲是死于凌晨3时左右,还有时间。向路人打听了广播道,撒腿狂奔,奔往广播道。
长长的街道,没有人,看看手表,2点半,一路打听走到了翁美玲的住处,楼下的管理员说她还没回来,筋疲力尽地依着门口坐下,很久很久仍然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那是看到翁美玲住处的兴奋和不安,多年的心愿竟然完成,看来香港娱乐历史将要改写。也许翁美玲会和现在的张曼玉一样一直都很有名,很出色,也许很平庸。但是我们不能阻止一个生命的延续,翁美玲的生命。
迷迷糊糊的靠在门口不知道睡了多久,才被5月的风悠悠的吹醒,抬头看天,满天的星光,竟已午夜。慌忙站起来看看楼上没有灯光,还没有回来,心里安定了一些,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拖的过今天晚上,到了明天就万事大吉,因为翁美玲的去日已过。
站在门口活动一下僵硬的两腿,刚刚直起腰来,一辆出租车停在我的面前。我的呼吸不能自由,车门缓缓打开,一个女孩子从车里走出来,咧咧趄趄的走到我的面前,她又喝酒了。想去扶她,可是迈动不了双腿,从来只是在电视中见过她,没想到竟然在她死后的18年后又回到这里看到活生生的她,干渴的咽喉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一步走过去,拉住她裸露的胳膊,她略略一惊,随即醉意昂然的笑了一下,用粤语说:“我的签名照片在管理处一会你向他要好吗?”
我愣住了,因为听不懂粤语,勉强的用国语说:“翁美玲小姐吗?”很想喊她玲姐,可是现在不是套近乎的时候。翁美玲眯起眼打量了我一下,忽然笑了,用国语清清楚楚的问:“不是香港人吗?”然后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往前走“其实我也不是香港人,这个城市有多少人是香港人啊,有多少人在香港有自己的家啊!”我跟过去,她还在前面自顾自的走着,路灯照着她因为酒精而烧红的双颊,乌黑的鬓发在风中随意的漂浮着,她的衣裙在风中轻轻摇曳,一切是那么鲜活。我一定要拯救现在这么鲜活的翁美玲,不要她成为我们这么多人遗憾。
我一路跟着她,她倒拎着她的手提包,嘴里喃喃自语:“其实我很想回去,很想回家,因为这里不是我的家,没有家......”不知道该如何打断她,她突然回过身来笑着对我说:“回去吧, 不要追我,我们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我比你们要悲哀的多。”然后踏进了大门,往里面走去。我跑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她惊谔地看着我,她的手心滚烫,我看着她微红的眼睛,这是多么熟悉又是多么陌生的眼睛,我要这双眼睛继续在这世界上存在,让她苍老。:“怎么,现在很晚了,明天好吗,明天给你签名好吗?”
“没有明天了,你如果不理我你就没有明天了。”我喊着,撕裂般的声音在午夜显得有些刺耳。她的眼中多了困惑,但是很快就笑了,笑的很歇斯底里:“我宁愿没有明天!”她甩开我的手,径直往里面走。“不是的,翁美玲,不是你那么想的,我是说真的,我是18年后来的人,这么说是有些匪夷所思,但这是我乞求了无数个日夜才得来的。”我一边跑一边跟上去,“你听我说,你今晚喝得这么醉你要作傻事的,你会让无数人伤心的。”她停住了迷茫的看着我的眼睛:“伤心,从来只有我伤心,有谁会为我伤心。”“不要总是一味沉醉在你自己的认为的悲痛中,翁美玲,尝试让自己清醒一点,也许不会那么痛苦。”我重新拉住她的手,“我知道很难让你相信,可是是真的,听我的你今晚就不会死,你看,”我把手提袋递过去,全是她去世后的消息和报道,“这是明天的新闻,”花花绿绿的报纸上的头条赫然是:翁美玲为情自杀。翁美玲疑惑的探头看了一眼,随即把报纸接过去了,渐渐的她的眼中多了些恐惧,脊背也僵硬了,那是香港最具实力的报纸,她快速的浏览,然后把我带来的所有报纸和杂志都看了一遍,很久都没说话。
看她傻傻的站在那儿手中攥着那些报纸和杂志,我打破了那死一般的寂静:“是真的,我是18年后的人,现在的我应该只有几岁,这些报道都是我收集来的。”她没有看我,点点头:“我相信你。”“啊?”一阵狂喜,我看向她,她的脸上竟是从所未有的安宁,“既然已是定数,那又何必改变。”她拿着那些报纸走进管理处,走进她的屋子,没有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原来她早就有了轻生的打算。屋门在我前面合上,我的双腿甚至抬不起来再去拉她,我看了看表,1点10分。
我站在楼下看着屋里,灯开了,屋里隐隐的有声音,是她在打电话,现在如果去阻止也许还有时间,可是她临进门那哀伤的绝望的眼神,我竟然没有了说服她的理由。她的灯关了又开,我知道现在的她还活着,在略为清冷的街上我的手心居然全都是汗水,我紧紧盯着那窗户,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窗帘拉开了。翁美玲站在窗前,定定的看着我,这时管理员探出头来对我喊了一声,:“小姐,翁小姐喊你进去。”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疯狂的往楼上跑,一边跑一边看了下手表,凌晨2点10分,翁美玲有救了。
她站在门口给我开的门,显然又喝了些酒,酒气更浓了些,但是神志却清晰。显然刚哭过,眼睛红肿,但是气色却明显好多了。她让我进来,我看到了满地的报纸,她关上门,坐下来了,眼睛看着那些报纸,很久才喃喃的问:“我死了后阿汤真的很后悔吗?他真的把我当做结发妻那样待吗?”“他后来结婚了,”我把报道翻到汤镇业的访问那一篇:“人家问他翁美玲在他心中的地位,他说你是他心中很重要的之一。”我又翻到她的母亲和舅舅悲痛欲绝的那一张。翁美玲低着头过了良久,突然爆发出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哭,我知道她在哭她死去的不值和她死去的遗憾,我坐在她的身边什么话也没有说,等着她的痛哭结束,因为我知道她的痛哭结束也就代表了这个时代她无法释怀的痛苦感情的结束。
渐渐的,仿佛过了很久,翁美玲结束了她的哭泣,用纸巾擦擦脸,理了理头发,她抬起头来,显的神清气爽。她慢慢的叠好报纸,低声说:“我一直不了解自己的弊病,没想到媒体和我不认识的影迷们还要更了解我呢,我的完美情感受了挫折我无法接受,造成了这么多人的伤心。”她抬起头看着我,拉着我的手“我了解你那无数个日夜的期盼,18个年头你们都没有忘了我,无论为了谁我都不会死了。”我微笑了,心中一片灿烂和光彩,接下来,翁美玲细细地向我讲述了她痛苦的心路历程也很透彻的分析了自己,我知道,这时的翁美玲才真正的了解了自己也了解了汤镇业,她没有再抱怨也没有再遗憾,她笑着告诉我:“如果以后我的老公不是他那也真的很让人期待呢。但是,我现在的爱,”她沉吟,在茶几的日历随手写下,DALING I LOVE YOU FOREVER。“我希望它永恒。刚才我还想不通了,现在全通了,谢谢你。刚刚我打了电话给绉少爷说我要自杀,他肯定急了,一会给他去个电话,用我的痛苦去延续别人的痛苦我是不是很自私?”
“每个人都有不完全的自己,在你生命要终结时悔悟而延续了自己的生命其实也是件好事。”她的眼神快乐而坚定:“我决不会自杀了,可是刚刚我还用酒送服了些安眠药。”对,安眠药,报道上说她开煤气之前还吃了药,我把这个忘了。我跳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别慌别慌我吃的少顶多睡一觉,我喝点水就没事了。”她一边说一边去倒水,水瓶空空的。她走到厨房去烧水:“你第一次来香港明天我请假带你去玩玩,我这几天心情不好连水也没烧,其实我还会烧菜呢,明天尝我的手艺。”她开心的笑着,我看着她的笑脸心中欣慰极了,紧张了一天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这么一来我竟有些困意。
她看见我猛打哈切,笑着说:“折腾了你一晚上困了吧,那你睡吧我的房间在那。”她用手指指那边的房间:“你先睡我把水烧好就来”我点点头走进了房间,真的困了,倒在还有阿翁头发香味的枕头上,很快就睡着了。
做了很多梦,梦里全是甜蜜,我笑着,阿翁也笑着,我笑着一下子竟然醒了,看了一下手表才6点多,还早呢,阿翁说她今天要请假呢,我翻了个身,咦,她不在旁边。一股很浓烈的煤气味传来,我疯狂的跑到客厅,看见凌乱的客厅里,翁美玲孤零零的躺在了地上,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看到她的眼角有笑意啊,她昨晚的快乐和释怀决不是装出来的。
我跑到厨房,一只烧焦的水壶歪歪的放在煤气灶台上,煤气正肆虐的开着,我明白了,昨晚翁美玲吃了安眠药没等水烧开就睡着了,开着的煤气火烧开了水,水洇出来浇灭了火苗。
我呆呆的走到翁美玲的身边,跪下来,竟然没有了眼泪,天命啊,什么是天命,难道这就是天命?她的容颜安详和快乐,是在无限的理解中离开的,我看见自己的身体逐渐的淡化。我知道自己的使命结束要回去了,模糊中看见一片嘈杂,绉少爷冲进来把翁美玲带走了,她带走了整个时代。
我无力回天。
  • 上一篇文章:多给你一分钟
  • 下一篇文章:对周讯李亚鹏版射雕评价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jill@199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4-3-1 10:50:25
    · 天命真的吗?倒像是真的。是真的就好了。 
      评论人:爱琴海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4-2-17 17:49:48
    · 郁闷看过以后总体感觉你在乱编~干嘛一定要把结局弄成这样?揭示出了什么呢?阿翁的死仅仅是因为烧开水一不小心吗?让人感觉这样...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