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夕阳·大漠·雪

作者:如斯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4-12
我站在大漠的尽头,任风吹起我的长发,飘扬如雪……


记得六岁的时候,我们很多小孩子在一起玩过家家,我是公主,当之无愧的草原上最美丽的女孩,男孩子挤在一起,没有人敢站出来,做我的“驸马”。于是他们从人群中推出了你——一个原本不属于草原的汉人。我大声的拒绝,说我的新郎,应该像父王那样英勇,他的眼睛,要像草原上的太阳那样明亮。你涨红了脸,不发一言,转身要走,我在你背后坏坏的笑,笑你傻的可爱。拖雷把你拖了回来,将我的手放到了你的手里。那一刻,你紧握着我的手,看着我傻傻的笑。我记住了你那傻傻的满是真诚的笑容,也记住了你的名字——郭靖。


江南的桃花又开了吧?那个古怪精灵的女孩子是不是已经做了你的新娘?你牵着他的手在桃花林中漫步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也曾牵过的另一只手?我望着天边,悲哀的摇了摇头。夕阳的落寞映在我的眼底,再也没有人会在意、会看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最喜欢夕阳的绚丽。只记得,在夕阳下,是你,不顾自己的生死,将我从豹爪下救出:在夕阳下,是你,紧紧地抱着浑身颤抖的我,说会一直保护我;在夕阳下,是你,为了我被父王鞭打的伤痕累累……也是在夕阳下,第一次豹爪下死里逃生的时候,我就认定,面前这个身披着夕阳的光辉、为我轻轻抹去眼泪的少年,是草原上最勇敢的雄鹰,是我生命里再也无人可以取代的英雄。我要将长发蓄起,做他盘头发的新娘,做夕阳下草原上最美丽的新娘。


被风吹起的长发,拂过眼睛,丝丝如雪。我伸出手,任它顺着我的指缝流泻如水。大漠草原的平淡,怎及江南桃花的娇媚?如瀑的长发,又怎能取代那一双慧黠的眼睛?更何况,是我害得你母子离散,这一生一世,我都不会原谅父王,也不会原谅我自己。我只能苦苦守着这份内疚、这份牵挂、这份空望、这份情意,在大漠,任一头的青丝染尽白霜。


你走了,父王走了,哥哥们走了。我却要永远守着大漠。每一天我都往大漠的深处走一点。风吹起沙,掩埋了我身后的脚印,每走一步,心就碎一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留在原地等你,哪怕广袤的大漠只剩我一人,但明知你绝不会回来。所以我唯有用这样的方式告别你,也告别我自己。让记忆随着脚印的掩埋而淡去,让执著随着身影的漂泊而放开。自你走后,草原上再不会有华筝公主这个名字。有一次,我在往大漠深处走的时候,听见风中传来很多人的呼唤,他们喊“华筝公主,大汗病重,想见你最后一面——”,还有一次,很多人喊“华筝公主,拖雷很想你——”这呼唤弥散在晚风中,久久不能散去,我拼命的仰着头,看着我心爱的雕儿在广阔的天空中盘旋,不让眼泪掉下来,我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往前走,向着大漠的深处……


记得你说过,天空比我们的草原还要广阔。想到你虽然离开了草原,但是我们还在一个天空下,心终究还有些欣慰。也许这样更好。我养了很多只雕儿,让它们做我的眼睛,在大漠的天空盘旋,在江南的天空盘旋。它们从天空向下看你的时候,你能不能感受到我的目光,我的歉意,我的期望,我的眷念?


我向着西方走去,那里,是夕阳落下的方向。那里,没有盛开的桃花。我目不转睛的望着夕阳将天边最后的一层天际渡上铁锈红,让自己的身影溶入天际,随大地变得苍茫。我一遍遍的回头,明知,身后是一片没有人影的空荡。


长发在空中飘起,随风舞动,丝丝如雪……

  • 上一篇文章:思蓉天天记(五)
  • 下一篇文章:桃花碎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wu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5-9-13 16:06:14
    · 致爱蓉儿写得很好,可毕竟我爱的是蓉儿 
      评论人:忆痕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4-4-15 9:51:04
    · 喜欢如斯的文字喜欢你的文字,也不讨厌华筝。那是一个悲哀的女子,在大漠的风沙里,应该同样有着苍白的容颜。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