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个人情感 → 文章内容

桃花碎

作者:忆痕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4-16

一个多月来,习惯了每天关注报纸上的桃花期观赏预报,从“预计明天西湖桃花的开花率为20%”,到一天天往上增长的30%,40%,一直到“最佳观赏期”的80%。总以为繁花似锦,当得继续妖娆数日;却,乍然相逢了这样的一句话:“预计明天西湖桃花的开花率为76%,处于花谢期,请抓紧观赏。”一时间对着报纸,怔怔欲泪。
早春的时候去“柳浪闻莺”,柳尚垂金线,便看零星的碧桃,婀娜地点缀轻轻浅浅的春色。春意熏醉的时候,坐车经过西湖边,“花港观鱼”一带,正是碧柳红桃,交相辉映;胭脂色的碧桃,一树树张扬着繁盛的春华,铺满天地湖山的红醉。终,绿意无限,春深似海;逗留枝间的芳菲,随风化去,轻轻委地,无处觅香尘。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千年以来的伤春愁绪都是一样的吧。可是去年,前年,花艳锦绣,人,知何处?

一直不敢正视心底的桃花。粉色的花瓣一径在深深深深处压抑。平静地对霏霏解释:“桃花岛之由来,乃秦代一隐士居于彼处,醉酒泼墨于石,状如桃花,故名;又云,岛形若盛开之桃花。满岛青翠,略有花树。”言笑晏然,行若无事。然却深深规避去细想心底的三个字,知道那是一生都梦想却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地方:
桃花岛。
满山满岛氤氲似雾的花影里,可有玉箫声转,意远情长;满山满岛织锦如霞的花雨里,可有你轻拈花枝,盈盈而笑,岁岁年年?
然我只见湖畔碧桃酡红的容颜,预料不到躲闪不及地刺痛双眼。没来由地想起前人描述红梅的词句“相思血,都沁绿筠枝”。年年繁盛花事间,就算倾尽相思血,如何换得天上人间的一晤?
终不过花枝空瘦损。
一岁岁芳华,便这般的碎去无声。

要说尚有杜鹃活泼泼闹春,尚有樱花娇怯怯饰春,尚有蔷薇明艳艳饯春。可桃花,却是碎了谢去的。一春幽事有谁知?东风冷透,花魂鸟魂,都是难留。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再看花期预报,只隔一天,开花率就从73%一下子跌落到了43%。忽喇喇大厦已倾的落花流水。继续会有人趁着惨淡憔悴的花事去赏春意。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倾侧一整个西湖的桃花,原来,红尘里都只作寻常。

便凝眉看一幅幅惜惜的妆容。初识、伤别、动情、心许,再到最后的含笑。如何这一径走来,像极了娇弱的桃花?明艳不可方物,尽情秾艳的韶华,只是,蔻丹朱犹在,胭脂妆未残,就无情风雨消了恩爱断了痴恋。一夕空枝横。
花落人亡两不知。
只待来年的桃花来年的春红。还会有湖畔巧笑枝头春色,还会有一度度花朝花期,再一度度蜂飞蝶舞的蹁跹。可胭脂泪留人醉却几时重?兰折蕙摧何处寻访来时路?

铺开纸来提笔,“三世桃花”,轻轻巧巧就于无意间染了自己满心的红碎。凝眸相对,便如同千年百年里的前尘往事,汹汹而来。第一世的胭脂,第二世的桃儿,第三世,茫茫然没有结局却早看穿了结局的揉碎桃花红满地。太多盘根错节纠结着的回忆与旧事,几度梦里依稀,真假假真,终不可说。
笑迎春风的俊俏,本识不透前世今生的渊源。
心底的桃花更深深蛰伏下去,不可触的碎瓣,不可触的封冻。

无情岁月增中减。

2004-4-14、15

  • 上一篇文章:夕阳·大漠·雪
  • 下一篇文章:桃花赞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