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十四)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9-25
事情一下子变得有点明朗了:有人更改了数据线路的接法,让终端画面,在任何时候看来,都是正常状态,事实上,就算他们在探头的下面开一个生日Party,也不会显示出来…
该死的,怎么把这一层给忽略掉了?我不停地骂着自己(佛曰:傻了吧)。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掉了,带来了多大的危险?!只是,我忽然抬起头,看着那些监视探头,是谁更改的线路呢?!
是Martin吗?他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想改一下线路,实在是易如反掌。但是,他有什么理由?为了钱?蓉儿现在的命很值钱,照行内估价,至少要达到15万美金。不过,以Martin的资历来看,他倒不至于来挣这个钱。Thomas从小看着他长大,他有什么小心思,Thomas一眼就能看穿。所以,如果Martin真的有什么异动,Thomas也不会让他参加,除非……
Gordon也不大可能,他是Thomas的侄子,每年光是靠他自己在本行业内的改造工程,就可以挣到数万美刀,所以,Gordon更不至于用自己这个很光明的职位来冒险挣那区区的15万美金。
那么心儿呢?我不由得自我解嘲了一把,心儿她老爹是加拿大华人商会的会长,自己有七个控股公司,心儿虽然是个警察,但是,她老爹绝对不会亏待她。区区15万美金,实在是不可能让心儿看上眼的。
剩下的就只有Ruby了。从第一天见过她起,她那个冷酷的外表,就一直没有改变过。不管是高兴,还是不高兴,Ruby从来都很啬吝自己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着什么,说不准,她只是假借国际刑警组织的名义,而被安插进来的内奸。但是,我自己又把自己给否定了,有什么证据吗??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Ruby是内奸,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来怀疑她??

Susan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子,想什么呢?”我回头看着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她…她们怎么样了?”Susan一脸地坏笑:“你究竟是想问哪一个呀…”我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是心儿与蓉儿,她们没什么事吧。”Susan却开始了不依不饶:“喂,说来听听,对哪个比较感兴趣,我来做个红娘呀…”我几乎喷血,这个臭女人,这么紧张的时刻居然开这种玩笑,不过,如果她给我牵个线,也许还不错的。我如是想…
“我们得离开这里,现在这里已经暴露了,我们必须得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正色对Susan说道。Susan表示同意地点了点头:“已经跟Thomas商量过了,去市中心吧,一旦有什么事,或许会比较方便支援。”我一摆手:“不行,市中心人流太大,比这里还要容易出事。”Susan有点无奈:“事情太突然了,谁也想不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会出事。现在也不允许再重新勘测新地点了。”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好吧,那就换吧。不过,这回,由我们几个人亲自负责外围的安全,不能再使用酒店的保安人员,也不能再闹那么大的排场…”Susan表示同意:“OK,我跟Thomas去协商高层。”“好吧,我去收拾东西。”我转身走进了房门…
经历了一场折腾,蓉儿看起来有点疲惫,看到我进来,抬起头勉强地笑了一下:“怎么样了?”我有点不忍,她只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一定要跟十亿美金和毒品联系起来??!!我不禁暗暗地咒骂着那个该死的Jacky…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离开了这里,后期的收拾工作,武警已经接手了。我们现在要去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安全?我不禁嘲笑自己的想法,真的安全还用得着这些人么……
此刻的大桥上,已经站满了核枪实弹的武警。透过车灯,我依然看见,桥面上撒了一层沙子。往远处一点看,几辆油罐车斜翻在路面上,油从破裂的油罐中淌了出来,桥面上全都是…Jacky他们倒真是厉害,居然油罐车都能搞来,看来还真是不惜血本呢。听Martin讲,他们回来这里的时候,发现桥被封住了,说是油罐车翻了,桥面上都是油,为了过桥车的安全,把桥给封了。他和Gordon一看只有一些所谓的运输公司的人在维护,而连巡警车和救护车都没到,就知道肯定有什么问题。所以直接就奔山后那条路而去了,因为按照他们的思路,既然这座桥都封了。那么,那条山边的小路也一定被封堵了。果不其然,路过那条小路的路口的时候,我看到几辆警车围着一个黑乎乎的大家伙在想办法。灯光太暗,看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从轮廓来看,应该是个推土机样的东西……
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在车后座上跟蓉儿并排坐着。心儿在前面开车,Susan临时做起了我们的观察员…
我左手握着枪,右手不自觉地握在左手的手腕上,我的大脑依然在沉思着。我很有点想不通,两个车里的人都没有机会和理由更改线路,那么会是谁呢?唯一的答案是有人通知了Jacky他们,使他们在酒店中安插的人员可以更改线路。可是,我拒绝了保安部经理检修线路的要求,那么又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还有,是谁通知的Jacky他们??
我正思索着,车子开过了一个急弯,蓉儿没什么准备,一头撞在了我身上……
那股香水味,真的是很好闻。当蓉儿撞在我身上的时候,不仅仅是我和她,就连前面开车的心儿和副驾驶座上的Susan都有些猝不及防…
我腾出右手,把蓉儿扶起来,我和她离得那么近,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就好像身边没有别人一样…
蓉儿的脸上,没有悲伤,没有恐惧,却有一丝期待…我无法知道她在期待什么,但可以肯定,她期待着这场生与死的游戏可以尽快地结束,可以尽快地回复自由……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她。我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一动不动…
心儿的车开得很稳,也许她是故意这么做的,说真话,我还多少有点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可能我也没有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看着蓉儿…
Susan轻咳了一声:“快到市区了…”我和蓉儿恍然回过神来,各自坐稳。只是,我们的手没有分开……

新安排好的住处,是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按照我的要求,Thomas他们没有安排警察在现场。但是,看得出来,在四周本来就不多的人流中,几个便衣正在坚守职责…
Thomas早在大堂里等候多时了。见到我们来,他用一种常人难以觉察的示意,提醒我要注意的方向。我略微转头,一个保安正目不转晴的看着我们……
我没露出任何表情,因为如果我有任何提示,都会引发不可预料的情况,所以我只能不动声色地向前台走去。只是,握着蓉儿的手,则越发捏得紧了…
此刻,Martin和Gordon在我的身后,形成了一道后方的保护屏障。Gordon的双手抄在怀里,用外面那宽大的风衣挡住了。我清楚得很,两把改装过的贝雷塔92F已经装满了子弹,一旦我们身后有什么动静,Gordon的手将毫不犹豫地吐出帕拉贝鲁姆(北约制式9mm手枪子弹)…而Martin一只手假装扶着背包袋,一只手则在衣兜里放着。我同样很清楚,衣兜里的那只手,正握着Martin那把精致的P226。子弹已经装满,随时可以开火。而扶着肩袋的那只手,此时却是在工作着。Martin的手表上安装了一个缩微数码摄像机,可以在举手投足间摄录下其他的人一举一动……我很欣赏Martin的细心,他在留意每一个人,看看是否会找上我们的麻烦……
心儿走在前面,小小的背包,使她显得很活泼。但是,此时的她,却是一脸的沉稳与老练。在背包与后背相靠近的地方,正藏着一把短小精悍的SP2009。心儿的在加拿大皇家骑警学院毕业,轻武器的使用得心应手,小看她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Ruby则在我的身后走着,她走得不紧不慢,恰好跟得上我的速度;她的一只手用衣服盖着,里面藏了一把GLOCK19手枪,枪虽小,威力却很大,足以干掉任何不怀好意的人…
来到前台的接待处,Susan以旅行社的名义,给我们订了一个有三间房的套房。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虽然可以和蓉儿不分开了,但是…太多人靠近她了,也不是太安全。何况,现在情况不够明朗…

送我们到达房门口,Susan就走了。我把房间检查了一遍,看没什么问题,就分配了一下房间。Martin和Gordon一个房间,Ruby和心儿一个房间,蓉儿单独一个房间,我则睡在客厅里。为了防止有人在空调系统里动手脚,我把整个房间里的空调都关掉了。每个窗户都开了一道小缝儿,以供换气之用。由于时间太急了,我来不及去弄那些碎玻璃渣。只好在房门的下边临时用高脚杯和从浴室里撬下的瓷砖做了一个小警报器;高脚杯紧靠着门,只要有人推动房门,不管动作有多轻,杯子都会倒下来砸到瓷砖。在这么静的夜里,任何一点小声音都会响如洪钟……
Ruby一直在我的身后看着我装那个小装置,我们之间没说什么话,Martin和Gordon则忙着在房间里装一点乱七八糟的小工具什么的,一旦有人冲进来,这些东西也许都能帮得上忙……

凌晨六点,终于做好了一些准备工作。我把其他人都赶上了床,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一直以来的第二职业,让我对睡眠有些控制自如。现在,我是不能够睡觉的,因为危险随时会来。我看着蓉儿的房门,不知道这个时候她睡着了没有。也许,在门的那一边,一个漂亮的女孩正在作着一个美丽的梦……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