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我和蓉儿有个约会(十六)

作者:tonybell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9-29
随着我的枪响,在路边的隐藏的几个便衣一跃而起,直奔对面那幢大楼而去。看着他们安然跑过街道,危险算是解除了……
我把枪扔回车里,转身对Thomas招了招手:“走吧…”Thomas直起身子,把枪插回枪套:“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就向图书馆走去……
我拉着蓉儿,近乎小跑地冲进了图书馆。大楼里面,至少不会有狙击手。
我们几个人,跟着Thomas和Susan一起来到了图书馆的四楼。这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我紧紧地握着我的枪,一面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如果说狙击手能找到这里,那么,谁能保证图书馆没有被安插钉子??
四楼是社科类和文史类的阅览室。一排排的书架上,厚厚的大部头,在考究着每一个在这里想得到知识的人。我们跟着Thomas和Susan,一直来到最后一排靠墙的书架……
那里站着两个警察,看到Thomas,马上立正敬礼:“报告…”Thomas回了个礼:“东西呢?”“在这儿。”为首的那个警察让了一步,我看到在他身后的书桌上,有一本墨绿色封皮儿的书,那书很厚,看不清是什么……
Thomas示意我坐下,然后赶走了那两个警察。Susan则领着其他人散开了,在外围形成了一个防守屏障……Thomas正襟坐好,然后翻开了书:“今天早上,打扫图书馆的人前来报警,说是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书页的中间,被掏空了,形成了一个方形。我目测了一下,里面大概装得下一支超小的手枪。但是,此刻,书里并没有枪;而是放着一块雕着花的玉佩……
蓉儿见到那块儿玉佩,似乎有点激动,伸手就给拿了起来:“这个,是爸爸的。”蓉儿的眼里闪现着点点的泪花儿:“这是妈妈从前送给爸爸的定情信物,爸爸从来不离开身边的。怎么会在这里?”她抬起头,眼神里充满了无助,充满了哀伤,令人不忍侧目……“爸爸出了什么事了吗?”蓉儿有些焦急地问道……
“不,没什么。”Thomas在给蓉儿吃定心丸:“你父亲没什么事,相反,我们推测他现在似乎很安全。”我心中一动,Thomas没看我,接着说道:“今天早上,打扫书架的员工,发现这本书有点不对头,由于害怕是什么危险物品,所以立即报了警。我们赶到以后,用X光进行了扫描,发现里面是这个东西。另外,还有一个小纸条,应该是你爸爸的笔迹。喏,就在封底的内侧粘着。”
蓉儿赶忙把书翻过来,打开封底,上面果然粘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几行字:拿到书的人,请将这块玉交给离你最近的警察。因为,见到这块玉,就意味着杀身之货,随时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后面没有落款。这个老头儿,倒是很搞笑,竟然想到用这种方法来吓唬捡到玉的人。如果别人不理他的这番话,而执意自己拿走呢?
蓉儿忽然开口:“只有这一块?”我转过头来:“还有别的东西吗?”“嗯。”蓉儿点点头:“应该还有,这块玉佩不完整。”此话一出口,就连Thomas都感到很惊讶:“不完整?怎么会?”蓉儿摸着玉答道:“这块玉佩原本是一个整块。妈妈把玉佩送给爸爸后,爸爸把玉佩锯成了两块。然后经过了重新的加工。变成了两块玉佩。”Thomas“啊”了一声:“难怪呢,上面的花纹的纹理有些不对劲。我一直没看出来不对在什么地方,敢情是被割开了。”蓉儿没理会,继续说道:“这两块玉,一直以来,是妈妈带一块,爸爸带一块的。后来,妈妈去世了。爸爸就把两块玉都带在身上了……”说道***时候,蓉儿的肩头轻轻地一颤……
我不忍她太过伤心,顺口接过了话题:“那现在只有一块玉,就是说你爸爸现在很安全了?”蓉儿抬起头,眼角还泛着些许泪光:“是啊。”她轻轻抹了抹眼角:“如果只有一块玉,那说明,爸爸现在在找我们,要我们用玉佩来做接头暗号的……”
Thomas“哦”了一声说道:“虽然这样,可是我们还是不知道你爸爸在哪里呀?”蓉儿一听此话,也有点黯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都呆住了……
忽然,刚才那个警察跑了过来:“报告,刚才在图书馆的外面,有一个流浪的小孩,送过来一个信封。说是要给你的。”Thomas愣了一下:“人呢?”警察道:“已经走了,我们检查过,没什么问题,被送到收容救助站了。”“为什么会给我送?”Thomas接着问道。那警察摇了摇头:“具体情况不知道,反正有人给了那个小孩一百元钱,让他把这个交给您?”我脱口而出:“有没有说给钱人的年龄?”那警察想了想,答道:“说过,好像有五十七八岁吧。”
一下子,就全明朗了。叫那个流浪小孩来送信的,不是别人,正是蓉儿的父亲。他为了不暴露自己,所以让一个流浪孩子来帮助送信,还给了那个小孩一百元钱。可是疑问也正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他直接找到警察局不就行了么?为什么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不禁疑问多多……
Thomas拆开了信封,但是很令人意外的是,信封却是空的……
这个,又该算作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敢露面,而且还要寻求警察的帮助。可是,一个用来提供地址的信封,却是空的??这个老家伙,在搞什么鬼?!!
蓉儿却高兴地说道:“爸爸又给我们出考题了。”“考题??”我跟Thomas异口同声道:“什么考题?”“就是他住的地方的考题啊。”蓉儿小孩子气地笑笑:“爸爸已经告诉我们他住在哪里了,只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找到答案而已…”
我顿悟,老先生还真是高明,用这种方法来掩护自己,看样子,那十亿美刀被他卷走,一点儿也不冤。只不过,这个空信封的答案是什么???
我叫其他人围了进来,却没人猜得出来。Thomas一声长叹:“你们先回去,时间长了怕有危险。”我点头同意,拉着蓉儿起身就走……
刚出图书馆,刚才那个警察又跑了过来:“喏,这把这个是给你的。”我一愣:“给我的?什么东西?”那警察递过来一个小碗。
那碗是透明的,阳光下微微泛着淡淡地蓝光。我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没什么不对。于是问那警察道:“这个。也是流浪小孩儿送的?”那警察伸手一指:“就在那边。”
我顺着他的手望去,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正站在那里听警察训话。破破烂烂地衣服,让人还难愿意去接受他。唯独能感觉到他跟这个城市还有些联系的是,他的手里同样握着一张百元大钞。
蓉儿忽然把小碗抢了过去:“呀,这不是我用来装香花的小碗吗?”我扭过头:“这是你的碗?”蓉儿点点头:“是啊,是我的。我以前经常会用薰衣草干花来煮茶喝,平常就用这个来装干花儿的。”我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脑袋里却想不起来什么有用的东西(佛曰:你是比较蠢滴)。
Thomas的服务倒是周到,给我们换了两辆新车。我来不及多检查,直接就把蓉儿推上了车。
车子启动,直接往酒店而去。Thomas路上打来电话,找到了刚才的狙击点,却没找到杀手尸体。看样子,已经是被转移过了。我心里一沉,Jacky他们还真是够老练,这么快就把人给处理了,而且还不留痕迹……

回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临走的时候,我们留下的那些个标志。还不错,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我略微感到一点放心。心儿似乎对今天遇袭的事情,有些不爽,一直有些闷闷不乐。蓉儿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丫头,怎么了?”心儿有点爱搭不理:“真奇怪,怎么会被袭击呢?”蓉儿笑笑:“很正常呀,你蓉儿姐姐,现在是万金之躯。被人追杀也很合常理呀。”心儿皱着眉:“不对呀,我们不是临时换的地方吗?他们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跟我们一齐知道换了地方吧。”蓉儿一愣:“临时?”
一句话提醒了一屋子人,一下子全静了下来。我暗自佩服心儿的心思机敏地同时,也暗暗地叫苦,看来,还是内奸还是有啊……
我竟然也把这一层忽略掉了,如果说狙击手出现在警察局门口,那么,只能说是他们考虑得太周全了。可是,去图书馆是Thomas在路上临时通知的,我们到的时候,显然狙击手已经埋伏很久了。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通风报信了……
会是谁呢?问题一下子就严峻了,屋子里一共有六个人。除了我和蓉儿,剩下的四个人都有可能是内应……
心儿吗?我想不会,如果真的是她,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给暴露出来?可是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谁能晓得她是不是故意这样说,以分散注意力??
Ruby吗?我不知道,没有证据能证明她是内应。况且刚才她同样暴露于狙击手的射程之内,如果她是内应,那么恐怕蓉儿早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还剩下Martin和Gordon。他们的确没什么理由来挣那15万美元。可那必竟是15万美元,有谁敢保证他们在美元的面前,不会被糖衣炮弹打倒???
我陷入了苦思,从郊区宾馆里传输线路被更改,到这次图书馆门前的被狙击。一切迹象表明,在蓉儿的身边,有一颗钉子,正时刻在危胁着她。有可能这个钉子就在我们六个人之间。可是如果没有呢?如果不在我们六个人之间,谁又会是那个内应??难道是……我不敢想下去了。
看来,我不能相信除蓉儿之外的任何人了。心儿,Ruby,Martin,Gordon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Jacky安排的内应;都有可能危胁到蓉儿的安全。那么,我该怎么办?是装傻,还是现在就点破?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