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心爱蓉儿 - 全球最大的翁美玲影迷网站小说天地 → 文章内容

花空烟水流、年事梦中休

作者:如斯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4-11-1
不记得是第多少次从梦中哭醒了吧,咬咬牙,留他一个坚强无谓的身影,明净的脸庞上却已是泪落如雨,只是,决不愿让他望见。


他应该认为一切已经结束了,或许,他甚至从未曾在意过开始,一切不过是我自己的爱恨怨求。当年那个梳着双髻的小女孩,见他的第一眼,就想陪他到永远,然,前世积下的痴恋却换不来今生的厮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落魄江湖那短短时日中的相依相伴。赤子之心、呵护备至,十六年来除了他再也无人让我早已冷漠的心如次震动。也许是当时见他蓬头垢面起了同病相怜的感慨,方解除冰封的防备与不信。竟对他有怒骂、有冷笑、有嘲讽、有感激,无论我如何任性无理,他只微微一笑,不做挂怀,依旧关怀如昔。那段时日心中无限的仇恨不觉中都被他的笑容化去,甚至不想也不再用千蛛万毒那样的武功伤人残己。一切只为有他在身边。多希望他就是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啊!但又怕真的是,而明知不可能是。怪自己的贪和痴,何必在乎是与不是呢?得一人全力呵护便已足够。十六年来,唯他了解我,面冷心热。


等过多少次花开花谢了?窗外又飞起了漫天的雪,清楚地记得当年背着他在树间腾跃时将死生置之度外时的心境。死里逃生后,雪花已落了满身,他为我轻轻拂去。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那一刻眼前飞过的雪花好美好美……而今,是谁在窗前陪他看雪?那个人是否还依旧肤光胜雪?他是否也举起手,轻轻拂去她长发上的雪花?青春娇艳的容颜,会随着流年慢慢的改变,而我的呢?多少年前转身的一刻,已经埋入了他亲手为我立起的墓碑之下,多少恩怨,都已随着那一抔抔黄土而无迹可寻了。只要他从此再无牵挂负累,纵然青灯冷壁、纵然只影漂泊,也值得了。


然,这许多年了,依旧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无怨无求。不敢回想再见时心碎的一幕。那丰神俊朗的翩翩少年,似曾相识;伴在他身边的女子,肤光胜雪。我被置于何地?他依旧微笑着看着我,目光中掩不住怜悯。我有手有脚,有武功自护,不需人可怜。于是远远的站着,用冰冷的目光拒绝关切。但心中的爱澎湃着,疯狂的想念那个蓬头垢面的少年,恨……眼前洁净的白衫、英俊的面容、如花的笑靥。我清楚的知晓,这与我本不是一个世界。他的身边,根本连一寸我的立足之地都没有。我从此慢慢学会,唯有用恨压着爱。我依旧捉毒蜘蛛,依旧练毒手,依旧害人、杀人。只有仇恨才能为自己植一堵保护的墙。不会学娘亲散去毕生的武功只为那份根本不得永恒的爱情。这些年来,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若当初散了毒、退去骇人的容颜,会不会得另一种结束?但自知,以当初的心性是绝不肯的。自卑的不敢去求,自傲的不屑去求,他的爱已付出于另一些女子,何必去求分我一份?若爱,我要全部,否则宁愿不要,宁愿,让红颜在尘垢的遮掩下,寂寞的花开花谢。


江湖上都说我是个寡情薄义、心狠手辣的邪恶女子。连我亲生的爹爹也如是认为。我第一次杀人时,握刀的手都没有抖,好像等这一天已等了很久。刀上的血是一个害我梦魇了十年的女人的血,她根本就该死。是她害得娘亲哭瞎了眼睛,是她害得我从小就失去了爹爹。记得小的时候被爹爹打,娘亲跪在一边哭着哀求的时候,她就站在远处笑,爹爹恨我不哭,不求饶,用力的打我。我咬紧牙,从不在他们面前掉一滴泪,在这个女人面前哭是我的耻辱,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永远也别想让我屈服,将来总有一天,他们要为如此待我们母女付出代价。我恨爹爹的泛情,但是没有想到,我后来爱上的人竟然也如此。转身走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眼神中的挽留,其实我又何尝舍得走?但是,我终究无法允许自己再走娘亲从前的路,和别人一起去分享他的爱。我能做的唯有装作疯疯癫癫的离开,让他心中再无内疚与牵挂。我听见他们在我身后说,“也许这样对她更好!”他们并未看到啊,当时的我,已满脸的泪痕。

  • 上一篇文章:菩萨蛮·生如夏花(赵敏)
  • 下一篇文章:爱情——涅磐
  •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人:柳汇源   打分:85 分  发表时间:2004-11-14 23:11:28
    · 好文我看到了。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