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白兔,东顾西走,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2006-08-12   作者:明瑜   来源:社区2006-08-08帖   浏览:1000   评论:0  
  休息日在家,突然兴起了逛书店的念头。久已不逛书店了,当书籍也成为一种流行元素和电视剧相辅相成的捞钱时,作家也只不过是个书商,书籍自然也失去了它沉淀浮躁的功能而本身变得浮躁不已。直接的后果是导致我每次在书店转了半天后搬回家的大多是有上百年历史的书,由此深刻的体会到了代沟这两个字,这个发现很让我气馁,也让我深受打击,因此大多时候我都是在附近的打折小店里淘些书。这一日,却突然兴起逛书店的念头,而且还是书店中的商业中心——上海书城。

  一圈圈的绕,我直奔七楼,却在楼梯转角处被一本书吸引。封面上慧黠的眼眸,甜美的笑容,那么熟悉的面孔,一瞬间便唤起尘封的记忆。原来是5月14日,阿翁的忌日,曾经的俏黄蓉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俗世已经整整21年。那么长久的日子,在弹指间飞逝。记得曾如此的迷恋她,把她幻想成无所不能的仙子,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她的拥趸。那时候电视台还没有完整的放过“射雕”,于是软硬皆施的bi着弟弟陪我去录相厅看,每次早早的到,坐在第一排中间,拿着录音机一集一集的录。然后有了录像机,在那个酷热难当的暑假,我硬把客厅搞成了地下加工厂,两台录像机日以继夜的翻录,copy下了我自己的“射雕”。再然后是VCD,担心别人弄花了我的录像带,又千辛万苦的自己把录像带翻成VCD。相信如果当时阿翁还在世上,她的作品源源不断,我的加工厂也运作不休,很可能我早早被造成一代翻录王,从此步入成名要趁早,捞钱更要早的商界。除此之外,我收集的最多的是阿翁贴纸,为以防万一,贪心的我更是每次都买双份,饶是这样我还是舍不得把贴纸贴在书本上,往往是放在铅笔盒里。朋友都知道我是个翁迷,免不了隔三岔五的送我些阿翁的照片哄哄我开心,而年少气盛的我最听不得的是说阿翁的坏话,当时对我而言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阿翁的,那是我的朋友,另一种是不喜欢阿翁的,那是我的敌人。在我的“淫威”胁迫下,也因为那时阿翁的蓉儿确实深得人心,我们班成了著名的拥翁大班。一次,做完广播操后回教室发现铅笔盒里的阿翁照片不翼而飞,虽心痛不已但幸亏都有备份,过了段时间也就忘了。但某次课间休息,坐在斜对面的一位女生座位上玩,无意中打开了她的铅笔盒,愕然发现我失踪的照片,吃惊之下质问对方:你喜欢的话和我说呀,我不一定不给你的。对方可能也没有料到被我发现,恼羞成怒地道:阿翁死都死了,谁会喜欢她。大怒,且当时教室里有很多同学都看到了这件事的始末,于是她被迅速的孤立了起来。一个学期结束后,她转到了别的学校。回想起来,当时确实很不成熟,爱与恨如此的分明。如果放在今时今日,我处理的手段会成熟得多,或者说圆滑得多。那时的阿翁是我心中不食烟火的女神,完美无瑕的天使,小心眼里既希望人人都喜爱她,但又希望只有我最理解她。而由于她已逝去,使这矛盾的愿望变得可能。也因此在那段最容易产生迷恋的岁月,她牢牢的占据了我的心,从此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

  时间慢慢的流逝,每一天太阳仍从东方升起,总以为那是同一个太阳,其实每一天升起的太阳都不同。逐渐成熟的我再回想起那段痴迷的日子不禁莞然,虽然关于阿翁的所有已被我尘封在记忆里,但从此也不再痴迷过他人。世界变得越来越多姿多彩,太多的选择造就了快餐文化,喜新厌旧也得已打着主流的旗帜登堂入室。衣履光鲜地享受着快餐文化带来的便利时,发现乱花渐欲迷人眼,但瞥眼间看见那双慧黠的眼眸,那个甜美的笑容,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曾忘却,不曾忘却那段青涩的岁月,不曾忘却那份固执的迷恋,不曾忘却有份真挚的爱陪我走过我的少年时代。

  而那么多年后我才发现原来有着这么一个地方,有这么一群人也在长长久久的思念着同一个人!皎皎白兔,东顾西走,衣不如新,人不如旧。看来这份思念会陪着我们到老。
Tags:责任编辑:isle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0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