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梦寻踪

2002-10-10   作者:忆痕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1747   评论:1  

车过“九里松”,一路向灵隐前去,连绵的青山便势欲压顶而来。
正是江南的秋,山林犹是绿意沉沉。此行原不为探幽,却也不由得迷失在了厚重的绿云间了。看着车窗外的山、树,那样急切地掠过,而其实又是百载千岁地在那里,年复一年地发芽吐绿,披上浓妆,又飘摇落叶,卸尽芳华,竟沉甸甸地有了欲泪的冲动。

三年前去玉皇山玩,也是这样深深的秋意。只是因为听说那里有“七星岩”和八卦田,就强拉了室友作陪,横穿了整个城市跑去看。七星岩是在山腰的,旁边不远处的紫来洞望下去,就是八卦田。便痴痴站在那里,不想离开。贪恋“问顶”的室友诧异了,却如何向她解释清楚,我是因为了什么,而对“七星”,而对“八卦”,有了这样的爱屋及乌?
攀上绝顶,迎着山风,倚着“玉皇飞云”的石碑。望过去,对面正是曾为南宋皇宫禁苑的凤凰山。人说那里还残存了当初御花园的月岩。可是,我所知道的,偷“鸳鸯五珍脍”的御厨房、受伤的水帘洞,可还在那里吗?重重叠叠的山和树,目光穿不透;飘飘渺渺的烟和云,时光穿不透。
眼泪,一点点地落下来。

下车,上山。这次,是来灵隐飞来峰的。因为书上说,飞来峰上,有韩世忠为岳飞建的翠微亭,靖哥哥和蓉儿,曾经为了躲避完颜洪烈、欧阳锋一行,躲在那后面。明明知道,真实的地方不会有他们的足迹,但是,但是还是要来看看,看看真实的地点,是怎样的方圆乾坤。

第一次经过断桥看荷花,是集体组织在孤山脚下的活动。之所以参加了,也是类似的原因。正是梅雨季节,乍晴乍雨的天气,偶尔飘几点雨,又露几丝阳光。满天的水汽和烟云交错,衔接的缝隙间,是一抹抹盈润的浅蓝,映衬着绵延的青黛色群山,真真的一幅水墨图卷。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在意欢歌笑语的联谊活动?偷偷跑了开去,坐在湖边,看荷叶上滚动的水珠,想蓉儿的那一句“去喝杯酒看荷花”。断桥边,是没有供了宋高宗《风入松》词的酒家,却有亭亭的莲。还未着花,只那摇摇的叶,逗引着蜻蜓来去不止。不再看得到让靖哥哥生气的风花雪月的辞赋,也追寻不到当年人儿的一丝印记。

飞来峰上的石刻、山道,早在岁月风霜下滑润异常。小心翼翼地一路上山,游人却渐稀。都逗留在山下欣赏神态各异的石佛,便少有人想到去山顶。寂寞的寻访,寂寞的对视,应该是最好的相遇吧?
可是,翠微亭又在哪里?一路逶迤,寻无踪。正要放弃了,却峰回路转。北麓,静静相待的,不正是吗?
亭子很大,依山而建,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也没有“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到翠微”的刻碑。一时间竟惝恍迷离起来了。是岁月变更了所有的场景和剧情,还是,一切只是自己的心灵,深深刻下的并不曾存在过的痕迹?
其实自己是很清楚答案的,只是不愿意去承认,只是宁愿让自己相信。于是,欲寻前迹,便早在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只会是惆怅。

回来的路上,去飞来峰东麓的心字藤留影。八百年的藤蔓交错纠缠,深褐色斑驳的纹理,看着微微地心颤。握那“心”字一钩在掌心,粗粗的,沧海桑田的磨砺,不变的,是那“心”字的形状。
就算岁月如尘积,不变的,是那“心”字的形状。


Tags:责任编辑:忆痕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1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星光 纪念哈哈哈哈,好久不曾从网上看到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认识我。
我感觉是在纪念黄荣吗?文才很好阿,不亏是浙江大学XX校区阿高材生

2002-10-12 20:40 支持(0)   回复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