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秋

2002-11-01   作者:忆痕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1650   评论:1  

一直不敢说描秋,因为西风落叶,因为素月红枫;也因为,这样一个原本伤感的季节,偏偏又几多别离,增几多心沉。

记忆里,似乎每一次在屏幕上挥别蓉儿和靖哥哥,都是在浓浓的深秋。有秋雪芦苇,映着残照,在旷野的风里卷尽所有的凄凉。看着一袭雪色斗篷的蓉儿端坐马上,“靖哥哥,不要难过;我们回到桃花岛,以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刀光血影了”。本是应该为之欢欣的:一路的颠沛流离,心力交瘁,终于,能在世外的桃源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却,还是无限无限的惆怅。似乎,是看着他们从我的生命里悄然远走,从今分两地,相见却无期!想要上前牵住缰绳,却再也留不住!
挽不回的怆然。

连绵的秋雨却又下个不止。茫茫然添衣,还是揽了满襟的秋风。无端端的肃杀便漫上来了,惶惶然凭虚凌空一样的没有着落。是不是,秋天的心,总是这样没有理由的愁?
信手拣了一卷诗词,才翻开一页,就飘落了一案的银杏黄叶。“九张机,双花双叶又双织。薄情自古多离别;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压了七年的叶,褪成了枯枯的黄,扇面上的墨色的字迹已旧,只依稀辨得出当初抄录的诗句。
情,却犹新。

那个时候的学校里有两株八百多年的南宋银杏,参天一样的亭亭绿盖,到了深秋,是让人心醉又心碎的金黄。一帘疏雨,满地的小扇,写着它们一生的欢喜与悲愁。
喜欢打了伞到树下去捡拾一叶叶的金黄。回来洗净压干,便在上面写字题诗。
“可怜未老头先白”、“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天盖高而无阶,怀此恨其谁诉”……
被同学称为浪漫诗情,却只是说,自己是在描秋。
其实知道,自己是在,在奠那样的一份离愁。
掌中的小扇,是不是,也曾经历过南宋的风,南宋的雨,南宋的烽火?今年的叶,度过一个轮回,明年,是不是还会在这里嫩嫩的吐一星的新绿?八百年的沧海桑田,还是这样的沉静与无言,是因为见惯了太多的沉浮枯荣,还是,只知道长芽抽叶,虚度年华,正如蓉儿想的那样,“越有灵性的,越不能长久”?
…………
人比黄花瘦!

诗卷里、日记里、文集里,就夹满了这样的心情。轻轻地翻开,一叶叶,是所有的回忆和淡淡的忧。
而不知不觉间,岁月早已改变了所有的场景和剧情。

远离了古老的树,也告别了那样的青涩年华。
不变的是,每年,还是有秋。
眼前铺了一地的,不是那玲珑的小扇,却同样是落叶;不敢踩上去啊,脚下,是一整个秋。
凉意,一点点地浸骨。
还有,恨旧愁新!

远方的鸿雁来时,夹了一叶红枫,说是寄我一枝秋。
浅浅地笑了。
秋容,是会越描越浓的吧。
其实就算用尽姹紫嫣红,描出的秋,只会是心里,不变的那一种清冷的颜色。


Tags:责任编辑:忆痕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1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鸳鸯织就欲双飞 好题目,好文采。忆痕,很喜欢你的这篇文章。真情流露而又文笔娟美。秋,是收获的季节,亦是伤怀的季节。落叶萧萧离人泪,这正是每一个爱着玲儿的人的心境。

2002-11-02 07:31 支持(0)   回复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