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迷日记》——我看射雕

2002-11-07   作者:isle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2009   评论:3  


2002年4月15日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虽然我想说好多。我什么也没有说。看着4.15,就想起5.14,盯着那五个字,还有那三个字,就这样看着,我竟什么话也说不出。就这样忽然的跌入了沉默里。我不想开口。

你还是来了。我感到惶惑不安,还有不解。我一个劲儿的猜想,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肯回来见我了。脑中出现曾经摆放在我面前的两条路,似乎哪一条我也没有选择啊!看来你不是因为这件事回来见我的。我原以为你已经把我抛弃了,不是吗?你的确是曾抛弃了我的。但现在我又明白,抛弃我的原因是为了要我有以上几天的经历,这证明你已经开始交给我使命了,而不是让我整天淹没在思念里。你暂时取走我的痛苦与烦忧,灌注我快乐,让我开始探索与追求,明显的这段时间我的好奇心又被引起,同时又学会和知晓了很多东西。

我一声不吭的拿了衣服去洗,水哗哗地冲进桶里,随着我手中的衣服在翻滚,发出汩汩的响声,此刻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脑中滚过了多少东西。过去有关你和射雕的所有东西、事件、心情,转到现今摆在面前的一切,像随机播放的电影,就在这汩汩声中上映了一遍。我知道很多东西我都已经不复拥有了,更惊奇于自己不知不觉中的变化。当然,这一次你的到来不再是对我思念的安慰,我感觉到这一次我是要去考证一些事情的,这个目的很明确很清晰。曾经那样强烈的情人式的思念与盼望如今已变得极淡极浅,而相见时的激动也似已无影无踪,只有那些许情节有意无意地触动现实中你的经历的时候,内心毫无遮挡地被刺痛。我已经知道了,不管是射雕、天师还是决战玄武门,不管是黄蓉、楚燕还是惜惜,她们的经历,全与你的命运有着那样隐喻式的关联。这已经不像巧合,哪有这样的巧合!让人看得心惊。也许若非如此,你不会将她们演绎得如此完美,你不会在演戏时那样投入,但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上帝有此必要牺牲你的宝贵人生吗?难道他把你打造得如此美丽特异,就是为了牺牲吗?像黄药师的那艘船?最后燃烧的也是轰轰烈烈,而它本该是无声无息的沉入海底的。他以为它是无声无息地沉入了海底的,事实上谁知它在海上发生了什么事呢?只有船上的人知道。如果他们不说,那么他永远也不会得知,但他会怀疑的,他会试图从生还的人身上了解。但是如果他们掩盖事实,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而如果待到他们都从这个世上消失的时候还没有查清楚,那么事实就会被永远埋没了!一条船的命运是没有什么要紧,但若是一个人呢?啊,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什么事都可以拿来比喻、类比,事物间的联系都是如此的巧妙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2年4月16日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如(成)雪。”

这已经不是一句新鲜话了,然而这次听它自黄药师的口中说出,旁边是他那有着天真娇憨的情态而又对世事似懂非懂的脑瓜的女儿,不知何故而竟潸然。真不知何故!老人与孩子在一起,本就足以让人感动,而况他的孤苦与爱,她的蒙然无知……天哪,天!除了对你的有意捉弄表示感叹,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天上的阿玲啊,你可知我的孤岛般的一颗心吗?你可知爱你的人的孤苦,难言的痛与无悔的痴吗?你可知人的一片苦心奉献真心付出吗?你可知,这一切都寄予,承载在你的身上吗?你,知道我们是谁吗?难道你真的是一个小昏迷,如睡美人般沉沉睡去了吗?在合上你那美丽的睫毛的同时,也就合上了你的心扉,从此无论如何也敲不开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2年4月17日

第三天了,第三天已经过去了。

我真想发誓,以后再也不一个人看射雕,特别是在这样一个空荡荡而又稀稀落落有三五个人的大厅里,我孤零零坐那儿,望着屏幕,无法不让思绪脱离正轨……我很快便会悲痛得抑不住泪水,但又害怕让别人看见,就只有像今天这样,不得不强迫自己离开,好到外面去大哭一场。

十集已经播完了,又开始从第一集起重播,到第二集的时候,来得晚的人也已经看全了,于是大部分都走了,只剩下几个个人,也不定是不是看电影的。我一个人坐在紧挨门的条椅上,眼睛时不时望一下屏幕,情节都是所熟悉的,我的脑子里所想的是另外一些事情。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寻思着,若这大厅里坐着的全是我网上那些朋友,即是说,有天我们聚集在一起看射雕……那情形随即浮现在我面前,脑袋虚构情景真是比3D要快的多!正在想,一个二十大几接近三十的女的掀开门帘,把身子探进来,看了一会,就坐到我前面,走廊那边靠墙的椅子扶手上。我把目光转向屏幕,这远近距离和视觉角度正好令我眼前出现一幅画,就是荧幕下面一个女子望着它。我突然就想起了楼兰,我望着这幅画,心开始隐隐作痛……知道这时我还能想的是什么,所有的人都附在了这位女子身上,包括我;而我们的蓉儿,正在荧幕上活泼地笑着跳着!0和1、关在冰冷的荧幕里、手指的触碰……跌坐地上!我开始渐渐感到恐惧,目光下意识地躲避她娇俏的身影,特别是那一双如是灵动的大眼睛。我的心已经在微微颤抖,最后索性将目光移开这整幅画,只落在自己的身旁空间。我想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这幅画。但是……我是不能就这样离开蓉儿的!我开始责怪自己,怎么居然想要逃避,这样就承受不住了么?

这时,她从扶手上下来,走出去了。

我又让自己的视线转回屏幕。蓉儿正在和杨康对话,在那一斑乞丐中间穿来穿去,脸上表情时惊时怒……我不管她在做些什么,和谁说话,我也不管剧情发展的什么样子,有些什么矛盾,我的眼神只是捕捉她的影象;心也不随剧中的她而悲喜,只有自顾自的痴想联想幻想。我发现自己一个人看射雕时与有同伴时大不相同!身边有同伴的时候,我还能跟着剧情走,与她们一起思考,不时评论两句;可是当我独处的时候,却是一点剧情也看不进去,只知道对着她的影象胡思乱想浮想联翩,想着想着就悲痛满腔热泪横流不能自制……我又想离去,我支撑不住了,我不能再看她。

又进来了一个人!我赶紧缩回脸上擦拭泪痕的手,但泪还没有完,还在流。他坐在了我旁边。我极力抑制,但我还是感觉别人可能看得到,于是只好装作扶眼镜……这时他侧目望了我一眼!我不再动了,偷偷地打量他: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眼望着屏幕,忽然,抬起右手,在脸上抹了抹,接着是眼睛,又用整个手掌大致掠了一遍,身体抖了一阵,然后站起身来走出去了。他刚进来啊,既然坐下,怎么就走了?看来象是影厅里的工作人员。我的感觉不确定他刚才是在提神还是在擦泪,只是这动作情形又触动了我自己。我的心好痛,我的心再也忍不住震颤,泪又失控地流了出来。我不能就这样离开她了,我已经两次坚持住了,可是现在看见他走出去,我是真的再也无法让自己继续呆下去,我终于说服自己狠下心,站起来离去。

外面正下着雨,走出去我才意识到。等到了大街上,我再也控制不住,就啜泣起来,继而转为抽搐、哭泣,等进了学校,索性大放悲声,纵情痛哭,反正雨点落在头顶、身上、手背,和泪一起流。淅沥的雨声伴着我一起哭,青灰色的天空陪着我一起伤心,我要痛痛快快地哭好好地伤心一场!我想不到自己竟然这样软弱,竟然又回到从前,我真是没用!究竟为什么呢?有什么好痛心的呢?有什么好同情的呢?有什么好怜悯好心疼的呢?又有什么好奢望好企盼的呢?我这是怎么了啊!爱怜纠缠,萦萦系系,牵扯不断,这不是我已经摆脱了的,不是已经消失了的吗?难道我这么久辛辛苦苦“修炼”而成的“金刚不坏之心”,如今又腐软了吗?解冻了吗?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我又沉沦了呢?难道我真的选择了你的道路,抛弃了他,所以就又回到痛苦的浸泡中去了吗?你始终还是不肯让我安静、平静,你始终不!你还是那个样子,看来有你就非得有这些。我为什么还要留在你这儿呢?我不是很讨厌这种甜蜜与痛苦交织的蛊惑吗?我不要!我不要!可是我不能放走你,不能从我的心中放走你,因为我始终爱你(……)你看我,念及你的死还是心痛至此没有一点缓和,所有的功夫和安慰均是白费,还洋洋自得的以为自己已经超脱了呢!什么查清事实真相,什么誓为你雪恨,什么寄希望于未来,算了算了,我现在突然也明白不应再予以追究努力,那又怎么样呢?的确是于事无补。黄药师说的好:“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回,没什么可以代替!”难道我查清了事实的真相就不会心痛了吗?说不定会更加心痛,还有那飘渺的未来,谁又能为我担保什么呢?到时候失望岂不是要加重,要变成绝望?为什么我还不死心,这只是出于我的好奇心,好探险和刺激,喜爱奇异的心理罢了,我拿她的死亡当游戏吗?!唉,就喜欢神奇,就喜欢虚无缥缈,就喜欢现实中不予考虑不让生存的东西,我是太厌倦这平淡无奇循规蹈矩的生活了。神奇和惊险不是不可能有,况且此事确实疑处甚多,是个很好的探究材料,但我又怎么能出于这样的目的,近乎是“利用”她的死亡呢?人家查究考证事实,是因为它能扭转现状,达成某个效果,我追究她的死因,结果又能改变什么呢?有什么好些的效果呢?如果我不必要做这些事,那我必要做什么事呢?(……)我真的是不明白老天把我降下来是干什么的,(……)是不是我还没有达到他的要求,还在努力之中,培养之中,煎熬之中,进步之中呢?

Tags:责任编辑:isle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3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爱屋及乌 我很喜欢我很喜欢“《翁迷日记》--我看射雕”,
也很喜欢isle 的风格。

2003-11-13 12:03 支持(0)   回复

燕儿6962 写的好!好感动A!写出了我们翁迷的心声,写的太好了!!

2002-11-15 14:20 支持(0)   回复

鸳鸯织就欲双飞 写得真棒啊!真情最叫人感动。

2002-11-11 09:14 支持(0)   回复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