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连环

2002-12-11   作者:忆痕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1588   评论:2  

          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
                                          ——宋·周邦彦
朋友送我一对连环扣,笑说,我心思这么细密,应该很快就能解开,她等我的答案。
两个略似心状的连环,就那么简简单单地相扣;却要怎么样,能让其中的一环,离了固有的轨道,两个心字,从此做到真正的解脱,从此两两无涉?
坐在渐浓的暮霭里,我解我的连环。

连环相扣,像极了,这么多年来的执着。
最早的时候,只为了那样的一部电视,只为了那样的灵动的风姿;其实,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喜欢那样的一个女孩子啊。
不同的,是伊人,早就在天上。
仙冥相隔,望不穿的,是浩淼的苍穹。
所以,绾我此生的忧;
所以,结我此生的愁!
从此有了执着,不相信,不相信有些东西是会改变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只是思念也好啊,也让自己知道,知道自己是执着着的,是在意着的,是不轻易忘却的。
流年。

连环在手中翻转,焐成了温温的感觉。一钩,一弯,以为峰回路转,却还是解不开。

就像这些年来的思念。
很多时候都以为自己是淡下来了,很多时候都以为自己是可以坦然地面对了,尽管还有浅浅的忧,尽管还有时时微敛的眉;可是细细地想,却无法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曾经很害怕,很害怕自己会变;变得不再执着,变得不再那么在意。
而其实担心握不住的缥缈,就在自己的手心。其实担心无法珍惜的感受,就在自己的身边。
人生如此。

也一直不喜欢说“永远”。
双双说,我应和她的歌词,最后一句“一直不变”,改作“永远不变”更好。我说,我不喜欢。
不是怀疑自己会变,而是人世间,原本就是短短的白驹过隙,哪里来的什么永远?“永远”两个字,太重,重得我们谁也无法担负不起。如今说的永远,又有谁知道,等到那一天后,是怎么样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山脉江河,顽石星辰,还是那样冷冷地旁观。
而其实它们,亦称不上永远啊!
所以,如果在生身之年,能说一个“一直”,此恩此情,便当铭于肺腑了。
生命流转,原,也不过是这样的一次遇见。走的走,远的远;凭自己这微尘,如何挡住岁月顺流而来?

拿着连环,对朋友说,我解不开。
她笑着演试,同样的一钩,一弯;只不过,钩的角度不同,弯的方向不同,两个曾经那么紧紧相扣的心字,就那么轻易地分开。
她说,是我想得太多;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是我自己想得过于复杂;所以,我解不开。

是我想得太过复杂;是我千回百转的心思,怎么也脱不开那个相扣的结!却如何知道,原来答案,是要从那两个心字的正中穿过?
很多时候,只不过是自己走不出来!

连环温润。
想那一句,“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却敌不过,“情深不寿”!
那个痴情的女孩,是不是,心思也正像这曾经相扣的连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是她堪不破。
生命原本就很脆弱,太重或者太轻的东西,又怎么经得起?更何况,那种燃烧了自己所有的感情不顾一切?

“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一句就够了。
生命,经不起太多的疑问。
飞蛾扑火,片刻的光明,也是最后的燃烧。
她不懂;或者说,她懂,但是,她还是宁愿选择那样的燃烧!
而我们呢?俗世里营营碌碌的我们呢?

朋友说要远行,此去,遥遥无归期。
一时间骇浪惊涛,涌出心池,却还是深深地压了回去。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他淡淡地说;以茶为友的他总有那种我没有的超然。
其实,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是我一直在回避,回避这生命里我不敢正视的真相。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烦恼炽;人生七苦;等你面对更大的离开的时候,或许就知道了。”
一个字一个字地叩击在心上;能看得那么透彻,是真的了悟了。去志既萌,所差的,只不过是一个早还是晚的分别。
我浅浅地笑;因为知道,放手不放手,答案都是一样,又何忍,给他多添一份负重?因为知道,就算再超然,举慧剑时,还是会有一刻心伤!
山高水长。
就余我留守吧,留守这方我看透了却还是执着的心园。

轻轻地,把一个心字,穿过另一个心字;合拢处,两个连环,依然紧紧相扣。
“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真的能是那样的澹然吗?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堪破堪不破,回过头来,还是放不下的执着。
“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
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Tags:责任编辑:忆痕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2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雾约素水 说点想法我对人生的思考,很茫然,所以对忆痕的对人生解释很感兴趣,觉得很好。再回味一下:
而其实担心握不住的缥缈,就在自己的手心。其实担心无法珍惜的感受,就在自己的身边。

2003-01-30 19:38 支持(0)   回复

鸳鸯织就欲双飞 好,好,好好得让我没话说,不愧是心爱绝顶才女

2002-12-12 02:58 支持(0)   回复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