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张氏檄文[公告]

2003-03-22   作者:不详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2104   评论:2  

泱泱中华,文明古国。诗书流传万世,礼乐闻名四方。推陈出新,百花齐放。一枝武侠,宗远流长。 有金庸先生,一代宗师,倾江海之才,挥如椽巨笔,飞雪连天,笑书神侠。披千里快哉风,存一点浩然气。非独呈小说之异彩,更加释侠者之大义。惊神泣鬼,风靡四海。宇内同钦,雅俗共赏。
     
     不料竟有好事之徒,自作聪明,以为哗众取宠之乐;自以为是,不知天下之羞,“笑熬江湖”在前,“摄掉英雄”继后。改书不厌,毁人不倦。试看射雕英雄:鸭嗓黄蓉,麻木不仁,只配于风尘卖解;郭靖呆音,智障小儿,超强版蜡笔小新;风流杨康,原来一介布衣;得道一灯,却是脑满肠肥;孤傲东邪,故作忧郁膏肓;阴狠西毒,反是磊落大丈夫。铁尸美艳,我见犹怜;北丐荒唐,啼笑皆非,漏洞千般,破绽百出。尽是不伦不类之流,岂徒匪夷所思之作?纵集大漠之雄草原之壮江南之秀,不足以遮其丑;即借场景之大气势之宏特技之奇,不足以掩其陋。将英雄风范败坏殆尽,令天下观众倒尽胃口。虽非狗尾续貂,何异佛头着粪?
     
     作粗糙,不及乃尔云云。呜呼!五十步笑百步,恬不知耻;王顾左右而言他,理屈词穷。当是时也(83年),财力有限,地域限制。资源匮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科技落后,万胡不成登月之旅。然能扬长避短,瑕不掩瑜,机杼天然,自成经典。彼黔驴技穷,终不免于虎口;蜀犬吠日,何曾损得光明?

     嗟嗟,尔何人哉,岂非兽乎?鸡肿鸭碰,总为物以类聚;周熏周竭,演成蛇鼠一窝。淮南鸡犬,倚刘家之体势;城狐舍鼠,假庙灵之威仪。跳梁小丑,沐猴而冠。非学步于邯郸,乃效颦之东施。闭门造车,徒费无数财力;缘木求鱼,辜负大好河山。鸡肿何知,合天下州县之铁,铸成大错;央视何愚,倾胆大姜维之力,阿斗难扶。耗资千万,屡出垃圾。应直描犬之力,岂能画虎?凿虫小技,焉能雕龙?叹金庸先生,所托非人;痛武侠瑰宝,又遭蹂躏。兹糨糊(笑傲江湖)已成,英雄(射雕英雄)今掉,填聋(天龙八部)难救,唯余神雕,愿天下武林同道,广大金迷朋友,共施打狗棒法,痛打落水之狗;齐展降龙神掌,狠降蠹书之虫,匡扶正义,除魔卫道,以正视听。

Tags:责任编辑:isle
顶一下(0)
0.00%
踩一下(0)
0.00%

已有 2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cngodtiger 顶好文,好文,当浮三大白

2003-03-26 09:50 支持(0)   回复

予木舍易 好有意思,有见地,有力量,有感觉!!

2003-03-25 21:45 支持(0)   回复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登录   注册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